Menu
Woocommerce Menu

地球妈妈哭了,柴达木盆地

0 Comment

刺骨的寒风在呼啸中不断的穿透着我那本就单薄的夹克,但现在已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冬夜凌晨。刚从电梯里出来时,就感觉到酒醒后的这座南方城市的冬天真实的出现在了眼前。工人广场上空空荡荡,只剩下一排排冷冷清清的大理石凳。那本就不多的路灯伫立在持久的雾霾中,更加显得黯淡无光,让城市的万家灯火虽近犹远,颇有一些雾里看花的感觉。

某年的某天,“致富大赛”拉开了序幕。

从敦煌到大柴旦要穿过柴达木盆地。

走在天气晴朗却仍旧望不见星辰照亮的街道上,不免有一些繁华落尽冬叶的惆怅与虚无。即便是人流密集的市中心的大街之上,除了几处为夜场寻觅者提供夜宵的摊铺外,一眼望不到头的死寂。街道上来回穿梭着午夜的出租车,如若不是生计的艰难,想必他们也是乐意在这个寒冷的季节里温暖被窝的。偶尔经过的一辆高级私家车也都是像一阵风疾驰而过,看似对这满城落尽的繁华不屑而顾,也许是生活已经让他们还来不及去细看这里的风景,就早已错过。

聪明的国人甲,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还有什么比办工厂更能促进经济发展鼓胀腰包呢?他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特别是靠着几亩薄田勉强度日的农村人,一听说跟着他可以发家致富,扔下田地不管,抛下老小不顾,脚下犹如踩了风火轮,一溜烟就齐集在了他的麾下!于是乎,轰隆轰隆,货车把水泥拖来了,呼嘿呼嘿,建筑工人把钢筋竖起来了,不多久,一栋两栋三栋无数栋厂房竞赛似的傲慢地挺立起来了,一根两根三根无数根烟囱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

四周是不长毛的山峰,狭长的戈壁盆底一样焊在山脚,除了零星的骆驼草,连一只虫子也看不到。

一个比坚守更容易错过的时代,在一个稍显现代的城市中,承载着那么一群为生活的不满足而奔波的急行人。他们快却并不快乐,享受却被折磨着,让人充满渴望又畏惧疑惑。就像浮游在水面吸收阳光生长的植物,时代也浮游在一大群人那么美好而残酷的希望之上生长,只不过有的时候爬满的是阳光,有的时候爬满的却是蛆。我们都曾信誓旦旦的宣誓过开始,拮据往往会让诚实的人难堪。我们难过万分,忘记了最初是因为什么而开始,是什么将自己推入这万劫不复的深渊,寻觅着冷清的漫无边际。

(顺带说一下,虽然国家有节污减排的政策,但是国人甲是聪明人,聪明人自有应对的对策,他照样地偷工减料自身利益至上。)再不多久,机器轰鸣,上有烟囱里的滚滚浓烟,下有河道里的乌黑臭水。国人甲叉着腰立在厂房前,听着机器的轰鸣声,看着工人忙碌的身影,摸摸鼓鼓的腰包,自鸣得意。微笑沾了一瓶502,偷偷地又牢牢地贴在了他的嘴角,遮也遮不住,抹也抹不掉。

初秋的季节,戈壁的风还没结冰,骆驼草把握最后机会,灿出低矮的缤纷色彩。

当我的目光重新落回街道和干冷的地面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看看这个城市的天空了,看看它头顶的星空和住在那上面的人们。

很多人对国人甲的成就赞不绝口,国人乙却不以为然。冷眼旁观了一阵,他响指一打,妙计有了。原来,旁观的一段时间,他发现国人都有一种攀比虚荣心理,富有了,恨不得乘着直升机放着大广播昭告天下。既不能如此高调张狂,那么拿什么来炫富呢?乙想到了住房,他要搞房地产,他要站在甲的肩膀上,看得更高走得更远!于是乎,电锯来了,推土机来了,升降机来了,挖土机来了,货车来了,工人也来了。

从狭窄的通道往前看,天空扯得很远,戈壁拉得十分平整。一条公路象切丝瓜一样从中划过,坐在车上,听到辗过盆地排骨的声音。

我已经离真实的自己越来越遥远,远到就像站立荒野的夜晚,看不清这个世界和里面的自己。谁是自己,自己又会是谁?我时常这样无聊而乏味地问候镜子中那个邋遢的自己,满脸与青春朝气想去甚远的胡茬,暗黄粗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春躁动不安过的痕迹。还有那齐肩的油腻长发,上面落满了这座城市的灰尘和人们的口水。他们说话时总是那样子大声,仿佛是猜到自己醉了又不肯承认上头的醉汉,所有的话语和口水,都白白浪费在了证明自己没醉这样的悖论上。我就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的角落里,每天面对的都是花钱把自己灌醉又努力证明清醒的一群人。

于是乎,一排两排无数排大树倒了,一块两块无数块土地平了,一种两种无数种动物不见了,一幢两幢无数幢豪华住房以胜者的姿势站起来了!乙的住房还有一大卖点:凡在他这儿购房者,他都提供一种稀有动物作为购房者的宠物。你会想:真是天大的谎话,稀有动物受国家的法律保护,区区一个无德无能的小乙还敢无法无天?呵呵,不是说了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总之,乙的住房卖疯了,他的腰包胀得快破了,他的嘴笑得合不拢了。

戈壁上有许多洪水跑过的痕迹,但你挖地三尺也难找一滴水。我们装在汽车的铁盒子里,风不停地敲打玻璃,是想赶我们快走,还是要搭我们便车?

他们要用酒精来证明自己的清醒,证明这个真实的世界又是多么的烂醉如泥,醉得一塌糊涂。他们说,那样的自己,能够获得这世上仅有的快乐——超越身体的愚昧和精神的空虚的快乐。我却不懂什么才是他们的快乐,而什么才是自己的快乐,快乐得和整个世界一起,在轮回的梦境里继续坍塌下去。我无比沉重的看到,他们用来证明自己正确的唯一方式就是疯狂和滥饮,用身体去抵挡这个世界不公的子弹,拿生命来搪塞自己昨天许下的诺言“明天,我一定要好好活”。然而,很不幸,他们的里面,又有一个我,一个从未在醉态百出里看见自己快乐过的我。但我的角色告诉自己,要和他们表现得一样地快乐,用虚假的快乐,换取真实的悲伤,比快乐沉重一百倍的悲伤,自己来扛。想吐的时候,就算是难受得发抖,也要就着泛酸的口水使劲往下咽,一直咽到心里,慢慢消化。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在“致富”大赛中一举夺魁,国人丙丁ABCD等等等等绞尽脑汁不择手段,所以直到现在,“致富”大赛还没分出子丑寅卯,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在戈壁跑汽车真的很惬意,没有城里的拥挤,没有上班高峰和人车交汇的十字路口上的一路红灯。只要车不出故障,老天赏脸,你就可以放马由缰,远比北京的六环畅通无阻。我在车上放心地美美睡了一觉,一睁眼,四周还是长长的戈壁。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