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你会算帐吗

0 Comment

有朋友跟我说,她喜欢故事,因为故事总有一些情节是我们经常所期待而生活中所无法给予的。她问我为什么不去写小说,不去编故事,一个心思那么细腻的人写的东西总容易引起人的共鸣的。我也喜欢故事,然而永远也写不出好的故事。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

小时候,妈妈给我一元钱去买学习文具。临出门前她是这样说的:“买铅笔三毛,橡皮檫两毛,本子五毛。买回来的东西我要检查。”我一直以为这是妈妈为了防止我“假公济私”的举措。后来才明白她这是在教我算帐。

因为我知道当我们相信一个故事在开始时,其实它便已经意味着结尾!

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两方必须有一方在前进的路上,在精神上无非就是学习更多的东西,但也有乏味之时。我毕竟也不是擅长运动,只能在平坦的路上走走。

如今为人妻母,掌管着全家的生活大计。对于每一项的支出,都要精打细算,酌情再三。一来因为为不想把钱用在无用功夫上,二是节俭可是咱中国的传统美德。本来月前就把当月的预算做了个分明,但到了月底结果却是和预算大有出入!这让我十分伤脑筋。

当迷恋与不舍时,便是开始。“一身诗意千寻瀑”又如何,“红酥手,黄藤酒”醉了的又是谁,“杨柳岸,晓风残月”送走的除了那风流柳词人还有什么?千篇一律般的情绪惹恼了多少文人孤客,又缔造着多少词风诗意,“闻君有两意,特来相别离”,多是不舍与留恋。行走在故事的字里行间,看着那一个个过去的真实转变到的如今的不现实后,末了却还得用一句古人的“昨日西风雕碧树”来感叹。

我依然喜爱在那家门前的小公路散步,因为是在外环,在晚上这里行人不会太多,车和骑士也不会太多,在两边一边是整齐而有规律的树,那高高的路灯,另一边是人的居所。在晚上,只会有那昏黄的路灯,与自己踩在路上的鞋的沙沙声,或者再与那经过的汽车和骑士的发出的响声,形成一片和谐的夜晚。

朋友最近承包了一栋居民楼,三十个房间,房租每个月也就平均纯收两百块左右。还要和一手房东均摊一半。我觉得这个“投资”不太划算。横坚都挣不到几个钱。说不定还会亏损。然而她的回答却让我大吃一惊:“本来也没想着能挣多少钱?”

一切的惬意与不如意,一切的历史与流言,最终变成了的只是那一页页的被后人翻烂泛黄的纸张上的故事,许能得稍许同情与共鸣或欣赏!千百年后有诸多颗情绪泛滥的心,想来也是一种成就了。

往西走便是小路和密密麻麻的居住区。我一般不喜爱从小路走,那里行人多,有坐在路旁的串客,拿着凉扇,与其他人话家常,谈笑风生。我有着思考的习惯,每当我在认真思考一件事儿,或者享受着自然时,他们便是打断我的惬意,问道哪里去,或者打招呼什么的…这也是我喜爱于独自散步的原因,他们喜爱于话家常,我喜爱于独自的深切体会。他们热爱热闹的美好,我喜爱于宁静的美好,他们也不懂得宁静之美,同样我也不懂他们群乐之美。各取所需,互不干扰。

“那你还要承包下来?”

当迷茫与惆怅时,便是开始。我们阅读着故事,想象着当时的情境,再与如今进行对比,一切剧情总是惊人的相似,唯一所欠缺的或许只是如今的更直接,过往的委婉与浪漫吧。“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时代的造就还是个人主义的完美体现?他们故事最终的结尾得需我们去臆测,而每每到此时便又是一个新的开始,谁知什么是尾什么是首?都说人生是一个圆,在赤裸裸的来去间徘徊,迷路只是通向最终的那条较远或较近的罢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迷茫与惆怅?只是在被动或主动的经历更多。

只说大路,最有趣的应当是只有我一人的时候:当我独自走在这宁静的夜路之上,听着脚步的沙沙声,凉风呼呼吹过的感觉,那些天上银钻石似的星星,或者玉盘似的月亮,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大自然。若用一曲乐章来诉说它的感情,是任何乐器也无法能够奏出的,若用贫乏的文字来写,也是无能为力的。这让我想起了老子的一句名言——澄镜之水使人看清楚自己的面貌。我在此似乎略有领会其中的含义。看清了自然,也看清了自己,不会因为那些新愁旧爱所困惑,不会因为世俗的事所干扰。我似乎与那微微的凉风,一起飞向自然;我又与那一草一木结合为一体,有着坚韧挺拔的身体,能够抵挡一切的灾难;我又与那大地结合与一起,有着孕育万物使人类自由生长的权力。

她慢慢地对我道出原委,她自从结婚后一直没有工作,虽然老公的工资也有几大千,但是日常开支和教育经费每月下来也要不小的一笔开支,所剩无几。按理说,这收租所挣的钱可能不多,可这和之前每月的开支差不多,这样一来,老公的工资就能将一大半存到银行里。还能顾及到小朋友。一举两得的事。这实际上是赚钱了。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