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美要眇兮宜修,落雨禅音

0 Comment

黑云翻墨,白雨跳珠,时而斜风细雨,时而大雨倾盆,潇潇不歇,大有洗涤城市喧嚣,世间罪恶之势。微风夹杂着梅露,摇曳着绿树,清新曼妙,淹没在烟雨中的楼台更是如梦如幻。看到如此场景不由得撑一把伞身临其境,独立于桥头。

岁月无尘,把雨落写成诗篇,散作荷塘朵朵心;守一阕闲词,婉约时光深处的暖。——题记

月色清幽,草木娴静,微风乍起,水漾涟漪。

每个人总有一些无法忘记的场景深埋脑海,在某个时候它总会浮现。少时听雨,依墙抱腿,犬匐脚旁,鸡归笼舍。远处葳蕤大山,阡陌农田都淹没在雨雾里。雨水汇集于青青客舍,坠落于新新屋沿,像线一样挂着。

午睡初醒,窗外细雨成帘。给自己暖上一壶香茗,端坐窗前,悠悠看着茶叶慢慢伸展如精灵般在水中翩跹起舞,散发出的清香熏陶着房内的每一个角落,芝兰之气夹杂着迷蒙的雨幕,沁人心脾。雾气拂过眼前,潮湿了心中阳光的味道,在记忆荒芜的晨垣里,恍惚看见另一个沉淀的自己。

伴随着一声婴孩娇细的哭啼,沈家紧张凝重的氛围瞬间变得欢庆。

少时,独爱山林中的鸟窝,小溪里的肥鱼,乡野内的野果,伙伴们一起的童趣,雨天伙伴们只能红楼隔雨相望冷,这难免有些悲凉。与其痛苦不如换个角度发现美!静静的聆听轻雷万丝。雨珠落于池塘,打出一片涟漪,我想看清这波纹消于何处,但这个还没完下个又来了让我应接不暇。世界何处无欢乐,又何必执着固执。那上下起伏的树叶,不正是一名优秀的舞者吗?在雨的频催下,时而轻快婉转,时而气势磅礴,雨与万类拍打的交响曲更是相得益彰,让人断魂忘呼。犬吠惊醒我,顺着犬吠声,看到雾雨中朦胧的身影,斗笠蓑衣,手持锄头,脚躺泥泞,是爷爷外出干活归来。才方知时间在不经意见被盗走,才方知我在不经意间长大。

或许每个人的骨子里,都缄默着一颗孤独的心,那便是对幸福的渴望。如果说爱情是一朵纤尘不染的莲花,那么此生我愿做徐志摩笔下的那个有着水莲花般娇羞的低眉女子。携善良温婉,聆一曲高山流水般的清音,将心中灵感的字符敲打成浅浅的暖意,去抖落最美的心尘。寄情于文字,把自己放逐在笔墨的海洋里,去相信有一种相遇,是心与心的交融。

沈老爷无比怜爱的抱起女婴,只见她粉面玉琢,活灵活现,玲珑可爱,脑海中不禁闪现出无数的佳词丽句,不禁赞叹:“美要眇兮宜修”,谓好貌适宜修饰,于是,为女儿取名为沈宜修。

此时,客舟他乡,多了几分悲凉。曾经,豪情壮志,踏雨而歌,告别巴山,乘一弯野渡,自横于江上,管他“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轮渡万重,坦然自在。在学海职涯里激流争渡,经过浮沉雨打,心中徒增许多悲凉。此刻独立雨中,不见细雨湿衣裳,望着远方,江阔云底,断雁叫西风!少小离家,多年不闻乡音味,在生存的边缘挣扎。怀念少时不知愁滋味,怀念巴山夜雨涨秋池,怀念客舍青青柳色新。人道巴山楚水凄凉地,我道那山色空蒙雨亦奇。古桥不渡的人们,你们等待的轮渡何时才能撑出柳阴!

与某些人的缘分,纵然再努力,也只是擦肩而过,原来感情有时候不过是一场徒然。思绪悠悠,打着伞,迈进迷蒙的烟雨,幻想自己是采莲的女子,在碧绿的荷香中浅笑,穿梭江南水墨中继续找寻一场雨落的邂逅,纵使相逢若别离,也感谢途径时遇见的每一片风景!一些人,一些事,随着光阴刻入心里,心历的路程花开如锦,便值得用宁静去释怀。

当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依旧深入人心,但在那水墨画意,才子佳人倍出的江南,人们的思想愈加开阔,女子识文习字被渐渐地认可和尊重,尤其是那“一门风雅,人才济济”的沈家,府中上下,无论男女,几乎皆可泼墨挥毫,吟诗作赋。

悲欢离合总无情,世态人情多违意。也许有一天会否极泰来,也许有天灰头土脸还。保持脚随心走,多年以后无愧于当年,那也算完美人生。无人能预知以后何况下听雨,或僧炉下,或携老伴手,但至少会星星鬓角,老泪纵横的怀念那曾经的烟雨。

朋友说:“南普陀的莲花盛开了。”这流年,是一季又一季的轮回更换,天波易谢,寸暑难留。本想潜心去听听花开的声音,又恐早已人满为患,其实我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所以更愿捧一缕午后的茶香,将流水花香写意成唯美的芬芳,安慰自己心若莲花开,又何须贪恋那一场花开花火。

沈宜修天资聪颖,夙具至性,四五岁即可过目成诵,八岁便能知书达理,颇受父母钟爱。但由于当时的教育限制,沈宜修除了父母偶尔的教读外,并未上过学。而她对诗书恍若有种自然的眷恋,素日里,或独自推敲钻研,或向长辈们问字求学,切问近思,十分勤勉,常能够“得一知十,遍诵书史”,吟出令人拍案叫绝的锦词佳句。

也罢,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雨还在下,透明的眼泪,落满了寂寞。像是蓄久的绪结找到宣泄口一般,铺天盖地,屋顶上,花草里…尽弹奏着属于它的哀曲,凉了夏天冷了喧嚣的城。而于我来说,偷得浮生半日闲,却可以掬一抹禅意入墨,把一窗夏的色葱茏在心间,听雨打窗棂的静美,让心变得简单。一方静室,修养心性;一盏茶,恬淡生香;一卷书籍,温润自己,乃幸矣!

沈家有女初长成,不知不觉间,沈宜修那清丽秀雅之姿,恬淡洒脱之态,文赋蔚如之韵,已享誉江南,闻知她美名的人,无不私心向慕。沈宜修的父母早已为她定下了亲事,在当地,能够与沈家平分秋色的,唯独叶家,而她未来的夫君,便是长她一岁的叶家公子,叶绍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近些日子以来,总觉得自己活得有些疲惫不堪,素雅的心灵蒙上了层层的浮土,渐渐堆积成了一座孤城。白落梅说:“时光若水,无言即大美。日子如莲,平凡即至雅。品茶亦是修禅,无论在喧嚣红尘,还是处寂静山林,都可以成为修行道场。”我想一路写下的文字,应该以花的姿态馨香诗意的流年,让心中的风景,记录成人生不改的山水。

时年16,沈宜修凤冠霞帔,红妆妖娆,曼鬋柔绾,端坐于秀榻边,此夜,她是最璀璨的明星,最娇艳的新娘。

雨渐歇,檐边的水滴落到浅洼里,幻化成了朵朵洁白的莲。写意人生,相信只要心存禅意,便能让生命之花即便是在肮脏的污泥里也能旖旎生香!

盖头被掀起的那一刻,她玉面含羞,杏眸轻抬,一朵如花般的笑靥绽放唇边。若不是碍于女子的矜持,她定会说一句:“叶郎,你相信吗,只一眼,我便爱上了你”。

文/恋小柔 文学Q群:104754708

却不知,如此模样,早已勾去了丈夫的魂,让他忘记了言语。但见娇妻风度夷远,鬓泽可鉴,窈窕方茂,玉质始盛。内心不禁暗叹:能得此妻,夫复何求?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婚后,二人鱼水欢谐,情爱弥深,琴瑟相合,赌书泼茶,着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然而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如此文赋绝佳的媳妇,婆婆却担心她作诗会影响了儿子的读书,因为诗作成后难免夫妻共赏,唱酬互答,致使儿子分心,耽误了功名。故而不希望沈宜修再舞文弄墨,只愿她一心操持好家务。

自小便钟爱诗书的沈宜修,早已将文字视为知己,她就像一只怡然的鱼儿,在无垠的墨海中欢快地畅游,无人知晓,当她听到婆婆的斥责和禁令时,内心是多么悲戚!然而,为了家庭的幸福和谐,贤良明达的沈宜修依旧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宽容与退让,婆婆即是不喜她作诗,她便弃诗。自此,沈宜修一心操持家务,将叶家打理的井然有序,颇受府中上下的青睐,亦使丈夫无后顾之忧。

叶绍袁却并没有母亲那般古板,封建思想主要看中女子的“德和色”。而叶绍袁却认为女子的“才”,应该与之并列。沈宜修不仅是他的妻子,亦是他的良师益友。为了应对科举考试,需要作策论之类的文章,叶绍袁每每成文,都会请爱妻批评指正,而沈宜修常能够指谬归正,其见解令叶绍袁心悦诚服。

然而文名著于江南的叶绍袁在科举考试中却是“累屈秋闱,偃蹇诸生间,家殊瓠落”,几次参加考试,都是名落孙山,与此同时,叶家也开始家道中落,日子一天弗如一天。一些沽名钓誉之徒便开始趁火打劫,讥讽嘲笑叶绍袁,连叶母都感到羞愧不已。

惟独沈宜修对考场失意的丈夫不离不弃,总是加以鼓励,即便是生活不济,亦让丈夫对自己的才学充满了信心。为了使丈夫有足够的精力和适宜的读书环境,沈宜修一方面“上事下育,勉力拮据”,从容地面对困境,勤俭持家,一方面变卖自己的陪嫁首饰,以补贴家用。

又一次科考在即,沈宜修执着丈夫的手打趣道:“而今莫在辜秋色,休使还教妾面羞”,其实这次科考,她对丈夫颇有信心,一路走来,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丈夫的情况。

果不其然,叶绍袁于天启五年金榜题名,取为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初授南京武学教授,再迁国子助教,不到两年再改工部主事,可谓是仕途平坦,一马平川。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