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说说生活中那些蚊子苍蝇,那绕船的荻花一盏

0 Comment

小芳,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名字,带着浓浓的乡土吐。仅仅是一部《小芳的故事》电影,仅仅是李春波创作的插曲《小芳》,才扬了名、唱响了她。从此,小芳就成了很多人熟悉的名字。然而,这首悠扬的歌曲,终久没有把她的名字,镶在繁华的城市,到底还是把她与土色泥香粘在了一起。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

在生活中,其实我是个非常不喜欢接受那些蚊子、苍蝇、老鼠和蛇的人,甚至到了讨厌的地步,有一种想驱赶的冲动。

我很喜欢听这首带有小芳名字的歌,因为我也生长在农村。农村的乡土情结,早已把我的心底,染漆成了黄土的颜色,而那黄土生长出来的青绿香,随从黄土的本香,一直在我的心间脑里飘散着,就连我现在的体味,也带有那种原始的、朴素的色香味道。也许,这就是同为土系的缘故吧!

浔阳江上的风起,他与她相逢在客船,异乡,早已是醉不成欢,这愁绪再多几分又何妨?

小时候,常常能听见,有人说起它们是四害,不但祸害了庄稼,还危害了人。说者有心,听者有意,从那时起我便埋下了对它们“恨”的一笔。

因为我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去作了一番探究,查了很多文字的注释。最终还是遵照了一般字典里的解释:小芳的“小”,可谓“幼”或通“幽”;“芳”,可谓“花草”或者“花草的香气”。所以,小芳,亦可称作为“小花、幼花”、“小草、幼草”,或者借意为“幽花”、“幽草”、“幽香”,反正是以幼小的花草作为这个名字的本意的。我没有查到,也很难查到,最早拥有这个名字的是哪朝哪代哪人,不过现在用这个名字的,倒有成千上万个。不管这么说,这个名字叫起来,倒是挺亲昵而又讨人喜欢的。

异乡的水很冷,也只有在这清冷的夜晚,冰冷的浔阳江上,他这个失意才子才能纵情放荡他的忧伤,一曲琵琶调,在对船的灯火中飘散,推帐待颜,千呼万唤,她登上他的旅船。

如果说起危害,给它们量刑、定罪大小。在我看来,首当是蚊子、苍蝇,其次是老鼠和蛇。春天,给了它们复活的机会;夏日,便是它们犯罪的时候。

小芳,已经是成千上万个同名的共有名字,而《小芳的故事》电影里的小芳,只是其中的一个。不过,今天我要说的这个小芳,既不是共有的名字,也不是那部电影里的小芳,而是另外的其中的一个小芳。今年,她才三十出头,除了家人,不认识更多的其他人,其他人也不是很熟悉她。矮小的个子,且有着强壮的体魄,委实像个汉子,外表看不出有一点纤弱柔软的样子。

轻挑纤手,瑟弦撩动,弹奏出的是说不尽的愤懑,诉不尽的叹惋。

夜晚,在你疲累,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的时候,一只蚊子“嗡嗡”的飞来了,叫声惊动了你。最可气的是在你熟睡时,它稳稳地落在了你的脸上,还理直气壮的用它那长长的、针尖似的牙齿,叮了你一下。如果你睡的沉,它会叮你一下又一下,直到咬破你的皮肤,使人痛痒,吸足了你的血液,才肯离开。如果你是一个急性子、敏感的人,那么,这只蚊子便没了机会。

听她说,那是她做重活练就出来的。而真正成就她有力的身板,还是在水泥管道厂干的六年,每天与水泥管道打交道,不是抬,就是拉,干得手臂与腿肚,都是肌肉。同龄人,或者一般的人,扳不过她的手劲。与她握手,若她稍用点力,你就会感到指骨挤压的疼痛。一次,我跟她开玩笑说,你手臂短,力把大,人又矮小,应该去做举重运动员,一定能拿世界冠军。她羞红着脸,有点懊脑地说,我才不干哪!我想做个真实的女人。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叫声惊扰了你,你醒了,不等它落在你的身上脸上,你便气愤的追赶。可是,现实中,有些蚊子一次是赶不走的,没一会儿功夫,它又折了回来,使你不能安宁。第二日,你的眼红红的,像是生了一场病,显然是睡眠不足。除此之外,你点上了一盘蚊香熏它,或是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身上,打死了它。其实你不用心慈手软,看看自己的手上,那是你自己的血。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