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阳台上的鸟儿,我美丽的出生地

0 Comment

我家的阳台是我的小花园,每天都要去好多趟。但近来却不能在阳台久留了,因为有一对小鸟在上面搭了窝,我怕吓着它们。

那些一直住在心里的人却相隔着山川河流,那些可以经常见面的人却越来越看不清模样,或许真实的生活中,只有自己,所有的悲伤和欢笑都成了秘密。

长江下游里下河地区的黄海之滨有一块美丽的湿地,大丰就是这块湿地上的一块明珠。这里有一条古老的河叫洋河,洋河边上就是我的出生地。在小时候的印象中,洋河边上长满芦苇,四季不同景,季季有故事。

鸟窝在一梱竹竿上。前年,我把不用的十几根撑蚊帐的竹竿,捆起来放到阳台上面的铁架上。前些天,我忽然发现有两只小鸟,不断地往阳台上飞,嘴里还衔着一根细小的干树枝。我心里一喜,猜想八成是它们相中了那一梱竹竿,要在上面“成家育子”了。这天,趁小鸟飞出去搬运“建材”的时机,我好奇的观察一下,果然,在那梱竹竿的一头,已经搭成了一个窝。这个鸟窝很似白鹭、斑鸠的窝,敞着口,菜盘子形状,所不同的只是它不是搭在树上。也不同于麻雀窝,麻雀窝只是一个小洞,不暴露在外。

——题记

春季在河的二岸是二条宽大的绿色芦苇带,芦苇丛中各种鸟儿此起彼落的欢叫、筑巢,在洋河边上觅食,这个季节有一种鸟儿叫得特别欢,我们都管它叫“柴雀”,每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白色的雾带缠绕着一望无际的芦苇荡象似披着白纱的少女般,鸟儿便开始在晨雾中歌唱。

这一对小鸟的大小与麻雀差不多,它们尾巴修长,肚子和尾巴是土红色的,而脊背和翅膀的颜色则不同,一只的毛色有点像麻雀,翅膀上有一缕洁白的羽毛,一边一道,很对称;另一只则黑白二色,头顶到脖颈是洁白的,双翅也各有一缕白,显得华丽。

虽然有一群人会和你承担所有的质疑、困难、失落、失败,可当问题来了还是要自己解决;虽然有一些人会说你真棒、你真厉害、你以后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可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一起分享喜悦。所谓孤独,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吧。

夏季清澈见底的河水到处是鱼儿在游动,鱼肥味美,白天撒网的、放鸬鸱的定能够满载而归,还有更多在河中嘻戏的孩童,把这条古老的洋河吵得热闹非凡,一到夜晚便见船家的渔火点点,把宁静的夜晚装点成一条灯火的长龙,萤火虫在其中忽闪忽闪的飞来飞去,小桥、流水、人家,一派朴实的里下河特色的画卷定能够醉倒无数骚人墨客。

对小鸟在此营巢,我是非常高兴的。因为有诗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燕雀能来这里筑巢安家是件好事,说明主人家是“好户人家”,环境合适,也预示着主人家祥和、美满。再者,我小时候就喜欢养鸟,只是上学以后再没有喂过小鸟,没想到几十年后的今天,小鸟竟上门搭窝了。

人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不管以什么方式。我所经历的成长是付出多大代价才换来的,没有人知道,但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因为承受的孤独和失去的东西向任何人求助,向任何人妥协,我忍受了我该忍受的代价,包括我自认为伟大其实毫无意义的牺牲和奉献。

秋季便见芦苇花四处飘落,仿佛满天飞舞的雪花,岸边但见刺槐树上的花儿随风飘落,掉进洋河的水面上便引来无数食草的鱼儿饿餐一顿,此时正是落红萧萧的季节,如果黛玉在此定难免一番触景生情。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