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香干阿婆,当遇见成为往事

0 Comment

周末的晚上,表妹突然短信我:“姐,你爱吃荔枝吗?”,我不知她用意何在,稍微思考了一下才回复说:“吃一点,不算很喜欢。”,她说:“哦,我这边荔枝熟了,住的地方附近就是一片荔枝林,想着要不要给你寄一点过去。”。

今年的七月真是多雨的季节,似乎比上一年的雨水增了许多,竟然是连着下了快两周了,也没有想要放晴的意思。偶尔停下的时节有阳光透进窗子,会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那些明亮得晃眼的日子象是又要开始灿烂,其实那只是一种期待让人饱含希望又全部落空,就如时间总会那么轻易的绕过昨天,让过去的本来恢复成为过去了的事,让今天也会成为了明天的过去,而雨水在这个季节仍会继续。

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个阿婆佝偻着身子,背着满篮子香干和臭干,走过旧城南,穿过市中心,然后在上午九点、下午五点这二个时段出现在我们居民区这一带,口中不紧不慢的叫喊着“香干咯——臭干啊——”拖着长长的尾音,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低头前行,一年四季用她穿着布鞋的小脚丈量着这座小城的每一个角落。

表妹在深圳,遥远的南国。

南方的小城本就是多雨的季节,在大雨的时候她会做些什么事呢,是象以往一样整整几个小时的坐在古筝前,让那些指尖划出声音流进大雨中,还是突然会想起在大雨的夜晚谁会在窗前听雨,那些雨中停电的夜晚可否也会翻书挑灯默读。或许会想起一些美丽的憾事,当她遇见他,或许在雨中,或许在树下,或许在大雨过后月色洒落的夜晚,当月明如水时照过树下的影子,抬头便能看见一双爱笑的眼睛,想到这儿突然觉得很累了,她会站起来向窗外望去。

听到有居民叫买便停下脚步,这时候就有人帮她把背上的篮子拎下来,等交易完毕人家再帮她背上去,这个城市的居民习惯了这样的动作,说是一种约定不如说是一种默契。每每这时她总是嘴中满怀感激之情,远送她离去的背影,让你仿佛是看到自己的亲人一般,特有的一种亲切感。

从小深居内陆的我对于荔枝并没有太多的记忆,人生中第一次吃荔枝,应该是在一九九几年。那一年我和弟弟刚上小学。为了生计,父亲跟随南下的人群去东莞打工,在一片荒山野岭间的建筑工地上用力气换取一家老小的生活。

是从没有发生过,或者是在隔着窗子看到另一个世界,淡忘中的记忆在雨中挥发着,心静得听到了另一种吸呼。下雨的时候,上班下班,走路散步,便是心甘情愿的中着“韩流感”,电视剧有那么多好看吧,其实是不想闲着罢了,也不想提笔,确实脑海一片空白。没有不好,没有太好,日子终归是过得无声无息一般,下大雨的时候她会关好门窗,有时会站在窗前隔着玻璃看大雨,有时会走在路上数雨珠,而心不再会湿冷,脚不再会寒疼,因为早将一间小屋、一把大伞、一双防雨的暖鞋备下了,心坚强了吗,坚强到能将雨季看透。

应该说她做的这二种口味的茶干还是蛮有特色的,成了这座旧城居民所喜爱的调味品,在我家小倩倩成长的过程中我也会时不时地买来给她吃,每次阿婆经过居民区时总有一帮小孩子躬着身子、驼着背、模仿着她走路的样子,口中还叫喊着“香干、臭干”一步步跟着阿婆,他们以这种形式表现童趣、玩皮以及对阿婆的喜爱,阿婆从不会计较这些孩子的任何举动,往往是张大牙齿不太齐全的嘴巴笑着,那笑声中是纯朴,善良,以及对生活的满足。老人——孩子,这一幕旧城的风景在这座小城的每一个居民区日复一日重复地在上演。一帮跟在她身后叫喊的孩童变成少年成了大姑娘小伙子,又是一批又一批小孩童拿过了这接力棒跟着阿婆后面叫着喊着,阿婆的名字也渐渐的被人们用另一个名字替代了:香干阿婆。

那年春节,父亲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回家。随身的行李中,就有一小包荔枝,用塑料袋小心翼翼地包着,可还是被压扁几个,暗红的果皮张开嘴巴,露出白皙的果肉。我早已记不起第一次吃荔枝的味道,只记得父亲在教室门口突然出现的那张脸。

时而会有想听听音乐的想法,想象为一个他就那样不出声的坐在身后,其实只有一个她,会在雨中撑起一把伞走过树丛,闻过那一种淡淡的气息在空气中。雨水不能阻隔花香的弥漫,现实不能控制思绪的漫步,而所有的一切,都在于一种感觉,才会有了许多的触动,关于花朵,关于一棵树,关于一些笑颜在文字中流动,而这个季节就成为了一个湿透的梦,那一个唯美的思绪象浸透了水的纸,将文字渐渐模糊只到看不见。

有一段时间没看到香干阿婆出来叫卖,大家心里都在猜测;是不是她病了?于是大家便聚在一起谈论着,有人道出了其中的原由,说是阿婆把卖香干臭干的钱藏匿在破旧的棉花胎中,据说足足有8000元,被老伴收拾了卖给收废品的人了。阿婆一急就病了,这可是她平时不知节省多长时间的用来防老的钱啊。原来如此,可怜的香干阿婆……

那天他一下火车就直奔我们就读的小学,焦灼地站在教室的门口张望,寻找他记忆中孩子的模样。然而正在长身体的孩子每天的变化都是巨大的,在一屋子端坐的脑袋中他有点不能确定哪个是自己的孩子。直到我看到了他,失声尖叫:“爸爸!”,只一刹那热泪满眶。

这个季节的本质就是阴晴不定,就如人的心也让人捉摸不定,这会儿天空象是想亮开了起,一会儿又开始暗了下来,如果控制不了情绪,心情总会起起落落,而等待更是让人伤脑筋的事情,本来顺应自然规律才是一种人生的真谛,尤如雨该下时会阴,阳光要灿烂时会晴,人生无论过去将来是否经历风雨,不要失望不用等待,才会过得其所,所有想念那就让它放下,如果还是爱恋那就忘记。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城重又再现了香干阿婆的身影,这回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故事,但谁也没去向她打听,谁也不愿去揭老人的伤疤,只是换了另一种方法去安慰她,阿婆的生意比以前好了近一倍,过去她背上一篮子出来,现在得上午下午各一篮子了,倾城的居民以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方式来帮助这位他们所熟悉的香干阿婆。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