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是这样的老朋友,青涩如烟

0 Comment

谦虚低调与虚荣是相对立的,无欲与有求是相悖的,悲与喜是相对的,心念通了,门就敞开了,世界就会了,人生就对了。

转眼大学已经过了三年,我们感叹时光过得太快,想要挽回一些什么,却最终只剩下深深的无奈。再有一年我们就毕业了,可是我们的内心却感到无尽的空虚与彷徨。仿佛这三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虚度光阴,而且虚度得毫无意义。在已经逝去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是否想过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同时又失去了什么?

那天心情莫名地糟糕,在图书馆浪费了大半天时间,终于背着书包离去,奔向北区老馆。每次心情糟糕的时候,我都喜欢到那一样排排书架上寻找,上下搜罗,发现自己喜欢的书时的欣喜在一本一本的书中累积起来,最后心情就会好得想要飞到书里,变成一行行有生命的文字。

经历过反反复复,不只干过对的事情,也干过错的事情,对的事情向好向上,错的事情向坏向下,渐渐具备判断对错的能力,尽力避免错误,走正确的路,认识是逐渐成长的,循环递进的,允许失误,但要及时更正。

尼采说,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然而对于我来说,我始终分不清我是在梦中,还是在清醒着。我更多得是感觉自己像一个电脑程式一样,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三年的大学生活,时而真实,纤细,时而像一场做不完的梦,但不管怎样,它们都毫无趣味可言。这里有充满活力的年轻躯体,这里有满园的书香,还有纯真的爱恋与真诚的友谊,但一切似乎与我都没有关联。戴上耳机,周围一个又一个或干净,或肮脏的灵魂在不停地移动着,我像一个过路人一样,眼中只有空白,这仿佛是我一个人的世界。

在我踏进老馆,在二楼右边那间空荡荡的只有一排排空书架的屋子里,一抬头,便看见古旧宽大的窗外,那一片竹林,清瘦挺拔,茂密葱茏,寂寂然如华盖,却又不仅如此。入冬了,依然是无尽的绿色在流动,在流溢,突然就看得出神了。想起雪小禅的文字里时常出现的“苍绿”这个词,心里有了会意。然而又不仅仅是苍绿,还有无限的生命的张力和柔韧在灰色的空气中蔓延……那天是母校110周年校庆的日子,也许那片竹林亦是某种象征,厚重苍绿,却依旧年轻飞扬……

坎坷与磨难是自己造成的,顺利与平坦是自己选择的,如果认识具有预见性,都会选择一条无忧的路径,所有的出发,都离不开目前,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活在当下,就应对当下有一个准确的把握,必须清楚最真实的自己!现在真实的位置!承认接受-并心安理得,绝不虚妄。

伟德BETVICTOR,三年前,一脚踏入这个城市,踏入这个学校,我便只剩下半条命还在身边。另一半呢?你问。我用手指着浩瀚深邃的夜空,默不作言。你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似的,静静陪在我的身边。月依旧是那个月,但却不是我所熟悉的月了。也许是十年,也许过了一百年,只一个闭眼,早已轮回了千遍。初晴日,红妆素裹,为何却百花凋落?当第一缕光刺破黑暗的时候,这个城市便苏醒了。此刻,我正注视着它,希望借一些它的温暖,能够慰藉我干枯的灵魂。我不是一个纯正的教徒,但我依旧信仰着,祈祷着,可以得到一个饱满的灵魂。

上一段文字发表在空间里配了图,幽绿的静谧在视线中蔓延。晚上看到林发来的消息:婷婷,最近你的文字很有感触。有没有考虑过写古诗呢?

以现在为基,哪怕贫瘠,一点一点剔除缺陷,逐步完善,一步一步向上向好向前,方向对了,你只管尽力,简单唯一,便是当务之急!你特质优异,但不可用来对抗关爱,在约定路线上生长,不偏不倚,假以时日,一切幸运自然降临。

我们怀揣梦想走在青春的旅途中,当到达终点时,却发现它并不是我们想要的。但时光让我们来不及后悔,便又推着我们向前走去。不用再去面对如山的资料书,不用再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考试,生活一下子变了个模样。有点不习惯,更有点迷茫。日子一天天过去,但在深夜回想时,却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我们总是在寻找答案,等到找到答案时,却忘记了最初的问题是什么?思及这三年来的所作所为,我没有什么可后悔的。虽然没有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但起码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自始至终,我都认为人应该有一个方向,否则生活与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心里突然一阵欢喜。只是偶然遇到的那一窗景色,内心动容,有了领悟,才发了动态。只是得到这位老同学的赞叹,很是惊喜。是太久不曾联系的老朋友,高中同过桌。她是我们班上的一朵奇葩,文学天赋过人,语文和英语好得让人惊羡,但数学和地理却在暗无天日的谷底,成为致命的伤,一直苦苦挣扎。或许对于文字和语言太过敏感的人,对于逻辑性的东西天生有一种缺乏。百般刻苦,几近疯狂的她一直不畏老师和同学的眼光,孤僻、固执地花全部时间在数学和地理上,无论在什么课上,都可以看见她像发疯一样在焦虑、着魔般地写那些数学和地理作业。一直独来独往,每次吃饭几分钟就可以解决,吃完后,就跑回教室,继续做题。那种发疯疯狂的投入状态,几近让我们惊呆。所幸的是,她的努力最后终于获得了回报,数学成绩很理想,上了一本,进了南大的汉语言文学专业。

方向之舵在你手中,克服畏难,克服自卑,迎难而上,不轻言弃,挫折让人成长,前人的剧本让你清醒明晰!

大学之前,一直想着我的大学生活一定会与图书馆结下深厚的情缘。但直到现在,我去图书馆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去图书馆看书,内心总是会有一种深深的压抑感,好像我们天生不和。我喜欢在校园里闲逛,尤其喜欢走在两边种满梧桐树的路上。每次打那经过,我总是会放慢脚步,我仿佛是在穿过一条时光隧道一般,脑海里总是会出现过往的画面。阳光透过树缝间照射下来,随着树叶的摇摆不定而变得光怪陆离,好像在描绘一副谁也看不懂的画。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好像又梦回了那年的夏天,那座缭绕着云烟的小城。那里有我深深爱过的人,有我不灭的青春记忆。所有的一切,随着我的离去,都划上了句号,甚至还没有好好说一声,再见。

我们于是在QQ上聊了一阵。她说她在学写古诗。我说发一首来读读。她发的是《读桃源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学校里开始出现学长学姐拍毕业照的画面,也许他们想要留下一些什么,来祭奠逝去的年华,或者是为了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多一些回忆。我不愿这样,因为我从来不愿去记得什么。一切都是淡淡的,就像人生若只如初见一般。我的高中生活,最终都凝聚在那一张集体毕业照上,再无其他。作家沫碎颜在高中毕业的同学录上写下,“请将我遗忘”这句话,她不希望别人记得她,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她想要的只是人们最初的样子。这也是我想要的。

倚石静听水流声,清晖斜落南山深。

未来永远充满变数,我们要做的或许很多,或许很少。但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不忘最初和最终的自由。

桃源应是难寻觅,空对无弦一尾琴。

十二说,生活应是这般模样,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去,如此安好。

我不禁说到:“很有余味,想起了王维的诗,最后一句很妙,留给人思考的空间。”

《左耳》 赵薇

她继续说:“第二句南处应改为仄声,要改,暮和碧,哪个更好呢?”

听不清的耳语最诚恳

“我以为暮更有意境。”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