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品味人生,谁的容颜

0 Comment

母亲卑微如青苔庄严如晨曦柔如江南的水声坚如千年的寒玉举目时她是皓皓明月垂首时她是莽莽大地繁花盛开的五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可是五月的某一天并非是我出生的时刻古人话儿女的生日是母亲的痛日在我的心里只有生我的那一刻才是真正的母亲节感谢您我亲爱的母亲感谢您將我带到这靓丽的世界让我享有人间的悲欢喜悦

陈兰村

题记:终有一天,结局告诉你什么该放弃,时间告诉你什么是衰老,回忆告诉你什么叫幼稚,这时候,我们都将老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胡云林是我西北大学同班同寝室的老同学,从1957年夏入学,1961年秋毕业,真正的同窗四年。毕业后,他留在陕西当记者,我回浙江教书。2004年同学会,我们又在西大招待所同住一个房间,总有说不完的话。近六十年的光阴,我们后来虽工作在两地,但心仍相通。近年信息技术的发达,更使我们又能天天在网上见面了。

指尖“笃笃笃”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和脑袋里不断交织的文字,定眼一看,刚好是凌晨00:01——又是新的一天开始。

上大学时,他始终穿一身河南中牟老家带来的中式土布衣服,脚踏布鞋。他勤奋读书,爱好广泛,尤其喜欢鲁迅作品,常到旧书店淘鲁迅作品单行本,后来几乎凑齐一套《鲁迅全集》。另外也酷爱古典文学,自己还写诗。学习成绩非常优秀,是班的学习委员。他与同学相处友善,平时不谈恋爱,从不去礼堂跳舞。但胸怀高尚志向,经常和我交流自己的抱负,希望以后在文学创作上有所成就。他是典型的纯朴向上的农家子弟,也是那个时代追求进步的很阳光的大学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习惯了“教室——食堂——寝室”这样的三点一线的生活,等我突然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我的大半个青春,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远去了。青春,这个并不陌生的字眼,一直就是我们嘴角从未离开过的话题。有人说:青春应是一种永恒的心态,是最不容易逝去的一段心灵路程。而我此时提笔,却是要自命清高地劝说一番:时光易逝,且行且珍惜。

2013年他出版了《故乡的刺玫花》散文集后,就开始写一本新的散文集。他当时就和我说,等书稿写成了,叫我写个序。老同学交给的任务,我自然义不容辞。近日我接到他发来的散文集《那一抹虹霓》书稿,逐篇细读,倍感亲切。我一边阅读,一边记下读后感想。虽然我们经历有些不同,但对生活的感受很多是一致的。我说不出的话,他用笔写出来了。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有着和我同样的感受,总感觉时光匆匆,我们来不及珍惜的有太多太多。风起了,树叶零落在风里,不知道是风的追逐还是树的不挽留,只知道我便是像那一片树叶,被时光的脚步追赶着,我想反过来紧紧地把它抓住,但我越是挣扎,却越是逃不出时光它施下的魔法。

云林新作全书72篇,分为八辑:《那尊雕像》、《飘落的樱花》、《一根藤条的长度》、《田埂,消失的乐园》、《荷塘秋韵》、《凝目平遥之古》、《幸福密码》、《心灯》。文章内容多是作者对过去亲历的回忆,但也有不少是反映当前社会现实生活的。作者从中品味生活,保存美好。我作为有幸的首读者,跟随作者的文字,回望他曾经踩过的“那一抹虹霓”之路。我重温他的童年,游历他的豫东老家,仿佛见到他的父母和他的亲属姐妹;我跟随着作者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直至退休以后,见到他的许多同事好友、他所接触过的众多的普通乡亲百姓,见到宝鸡及其周边县市的山野农村和城市变化。他的作品中,都洋溢着对父母亲友同事以及乡亲浓浓的亲情、友情、爱情,对豫东老家和主要工作地宝鸡的深深的眷恋与赞颂,对生活的一切细细咀嚼,审视中发现美好的东西,保存下来,与读者分享。我对云林新书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四点:

有时候,会被噩梦惊醒。我梦见自己突然老去,满头的鬓发花白,皱纹爬上了我的眼眶,我漫长的一辈子就这么碌碌无为地过去了,当我回顾自己的往事,当年容颜,已经不再,那时年少,现已沧桑。多么惊险的一梦!

一,审美与抒情结合。审视世间美好的东西千千万万,有自然界的,也有社会的;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情感的。胡云林的散文里不乏写美景的作品,有写豫东农村的,也有写宝鸡及周边城市新景观的。但作者眼中、心中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美好的人性感情。作者的笔下,审美与抒情融为一体。我最感动的是书的前三辑,他写的亲情,友情,爱情篇章,以美感人,以情动人。

时光就像小偷,偷走了我们那些纯真的年代和肆无忌惮的话语。站在风雨中回望自己过去成长的日子,太天真,太善良,太任性……

作为书名而排在第一辑那篇《那一抹虹霓》是全书的提纲之作。标题充满诗情画意,全文是审美与抒情结合的典型。作者的一个笔记本上保存着60多年前抄下的一首小诗。“云朵、虹霓、水滴、日光,霎时蔚成了一个绚烂的画面。尽管当时我并不理解诗中的深刻含义,我还是视如珍宝,长期珍藏匣中。而今重新翻阅,不禁思绪翻腾,感慨万千。”由这首诗,他想到了一生走过的路。一路上关爱他的、帮助他的人,就”是父母,是师长,是同事,是亲朋。”作者亲身感受到自己是踏着诗中所说的“一抹虹霓”走过来的,那他们就是这条路上一颗颗晶莹的水滴,是他们折射出太阳的五彩霞光,照亮了他前行的方向。作者例举父母、老师、同学、妻子在人生各阶段对自己的帮助的动人故事,表达真挚的感恩之情。我读了几遍,每次都为老同学的真情动容。

当生活的车轮碾过记忆,岁月无痕,才知道生活如同大浪淘沙。淘走了昔日好友的欢笑和陪伴,留下的仅仅只有那些年我们虚无的誓言和承诺。想起了三毛,想起了过去,原来,岁月带走的实在是太多太多,我甚至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答复自己:这些年,我失去的仅仅只有这些时光吗?

我也很欣赏第一篇《那尊雕像》: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溜走,悄悄地来却也悄悄地离开。曾经谈天说地、把酒言欢的朋友也跟着岁月一起流逝,面对现在百般无奈的生活,我越来越多的是选择沉默。是啊,我又能改变些什么呢?

“记忆中那尊‘雕像’,久久站在现已消失多年的古老城墙上,经过六十年漫漫岁月的消磨,依然清晰地存留在我的心田中:高高的身躯,孤独地站在那里,目睹我在上学路上渐行渐远的身影。我每每回头观望,她的身影由大到小,直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她就是我的母亲。”

每天清早起来,穿好衣服,洗脸刷牙。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告诉自己——我已经十七岁了。十七岁,很多事情就这样看淡了,远去了,那些我们极力想挽留的事情也都散场了。岁月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在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六千二百零五天的日子!老师又何尝不是常常提醒我们早已不再是当年打打闹闹的年纪!面对成长,我没有退缩。因为我知道成长,总是要经历些什么的,痛苦与失败必不可少,但我们都需要勇敢地面对。我们永远要在流逝的岁月中历练,在历练中成长。为了不让时间白白地溜走,怀着美好的理想和对未来的憧憬,我开始了新一天的航程。

这是作者为母亲用文字塑造的雕像。母亲从作者小时读书上学,她就站在村子城墙上目送他去学校。后来作者结婚生孩子,她又帮助带幼小的孙女,一生为子女操劳。雕像是慈爱美的象征,永远感动世人。正如作者在另一篇《蛇鸟大战》所说:“敬畏母亲,挚爱母亲,是永恒的主题,是立德立身的基本原则。”

想起那些盛开在初夏的杜鹃花,它们终将在我们心中常开不败;想起毕业之际惺惺相惜的我们,当初说好不变的诺言似乎已经失去了重量。我不禁想感叹一句: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或许以后的以后,我们不再拥有纯净的笑容,不用担心,那也只是我们在人生道路上经历的小小磨难罢了。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