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困顿与思维,失意的追梦人

0 Comment

困顿与思维

打不散,拆不开,亲情拉开又拢来,此情说怪不怪,说不怪亦怪,一情未了,另一情猛扑过来。此事怎评说?是好是坏,有谁能说上来?

编辑荐:我们这一辆开往梦想的大巴,又开始摇摇摆摆地奔向远方,只是不知道这一车人里,有几个能成为梦想的拥有者呢?

作者;阿六

世俗的栅栏,说开就开,你不出我进来,情感没有围墙,只有死亡的”尸首”在等待,等到的是无言的结局,等到的是残酷的现实把”尸首”掩埋。

望着荧荧闪烁的电脑屏幕,我木木地躺在简陋的木板床上,一边不断地刷着朋友圈更新的消息,一边艰难地把头望向电脑,观赏着这个并不搞笑的综艺节目,看着节目里的明星,一个个笑得喜笑颜开,顿时有股酸醋从我的口腔直灌下来,呛得我险些昏死过去,如今的我多像一块没有灵魂的肉啊,正一点点变质、一点点腐烂、一点点发臭。

很多的时候,总是会已自己的思维来思考着别人的世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觉得别人也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困顿在自己思维的世界里,又那么的自以为是。

过去的情感已成为记忆,彼此的温暖已触手莫及,十余年的点点温罄已成为昨日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美好的,在酒店,在排档,那没日没夜的打拼路人皆知,那锅里、那菜里,那米饭里都渗透了彼此的汗水,那满是油腻的钞票都凝集了彼此收获的喜悦和快乐。

这样迷惘的我,打开洗澡间的淋浴器,任由冰冷的水俯冲下来,噼里啪啦地撞击地面,开出一朵又一朵洁白的牡丹,同时也给孤寂而安静的宿舍带来一丝活力,一个年轻人的居所应有的活力,等到水稍微热一下,我就整个人钻进了俯冲而下的水里,突然很想听白若溪的《追梦人》,这首歌我非常喜欢,在上大学时,每当我一个人漫步在前往图书馆的路上时,我就喜欢放这首歌,那是一条漫长又寂静的路,每次行走都在夜深人静时,我就拿着我姐姐不要的洛基亚公放这首歌,优美的旋律伴随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让我在刹那间忘记了所有的烦恼,忘记了所有的不开心,卸掉了所有的负累,悠然地向着另一个寂寞的点前行。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个故事,叫做金扁担挑粪。说的是从前有个小伙子,祖辈都是菜农。小伙子每天挑粪去菜地浇菜,从小习惯了这年复一年的活。一天,他去菜地的路上在一棵大树下歇脚,坐在挑粪扁担上,远眺村里大财主的那幢豪华楼房,心里突然有个梦想﹕有一天我要是像他那么有钱,我一定要打一副用金子做成的扁担挑粪。

情感的淡漠往往源自于生活琐事,一句话的争执,一次彼此尊严的伤害,一次个性的无法包容,一次两代人之间的隔阂,一次爱情与亲情情感的较量等都是导致彼此情感破裂的导火索。

或许是我大学太过安逸,人们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或许是我悠然自得惯了,游手好闲惯了,又或者从没有为生活而奔波过,所以我少了一些拼劲、少了些决绝、少了些勇敢、少了些为了梦想而视死如归的魄力。

其实站在那个小伙子的角度来看,他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他没有见过那么多,他也真的不知道大财主家到底是怎么挥霍和富裕的,如果小伙子知道,那么他就不是那个小伙子了。记得早年的时候我也有个和这差不过相似的经历。记得那年我还在上学,朋友不知道谁拿了一个威图的手机,问我多少钱。我看了看。这是一个和老实诺基亚差不多的手机。我很自以为是的说一个破手机。还没有什么功能。只能接打电话和信息。再多能有苹果手机贵?

有谁不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但现实往往事与愿违,情感这东西说也说不清,彼此融合时相濡以沫,性格相冲时背道而驰,精神出轨是对情感最无奈的背叛,有缘也许是五百年前就定下来的,这种缘份会有三种结果:有的昙花一现;
有的中途而断;
有的白头偕老。无论哪种结果都是一种缘份,只不过是缘份有长短之别罢了。

时光如水,滋润了大地,让原本渺小的小草开出了洁白的花朵,让原本低矮的小树结满了硕大的果实,而我呢?我的未来在哪呢?我的梦想在哪呢?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