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网络时代

0 Comment

记得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诗人去一家饭店,向老板提出愿意为大家读诗来换酒喝,但是老板愿意给他酒,让他不要在饭店里读诗。念起!唯有心酸。

9月1日清晨,我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前往汽车客运站,行李箱的箱轮在身后不停的叫唤着,好像在说,开学啦,开学啦。

说到蚊子,好多人恐怕都深受过其伤害,再也熟悉不过了。夏日的晚间,凉风习习,劳作了一天经历酷暑折磨的人们,会自然的走出家门,到外面纳凉散步,于是个头极大的蚊子总会在眼前飞来绕去,热闹异常。冷不防,胳膊手臂上感动尖刻的痛,仔细一看,一只蚊子正在上面工作,修长的脚趾高高的支起一架黑乎乎肥胖的躯体,猛一看,由不得让人想起那停泊在草坪上的直升飞机。他一动不动的正在吸食你的血,专注、认真、一丝不苟。你肯定恼羞成怒,狠命的一掌击去,准能击到,他正贪婪的吸血,根本无暇顾忌你的反抗。于是,只听到“啪”的一声,血渍模糊,蚊子已经粉身碎骨,连骨架都没有留下。再仔细看看蚊子工作过的地方,已经隆起一个肉包,硬硬的、奇痒无比。同时还有一大片肌肤红红的,那是比自己的手掌击中留下的印记,可见,力道之大。蚊子还能刺穿夏日里的薄衫薄袜,真难想象他那长长的毛丝一般粗细的“吸管”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那般硬实,能破皮吸血。

春天到来之前,总是要经历冬天的寒冷。中国现代诗歌和诗人,的确遭遇了这样或是那样的尴尬,但历史必将把尊重还给诗歌和诗人。

暑假一晃而过,一眨眼就到了开学的日子。53天的假期我都干了些什么?7月15日到7月31日,做了17天的暑假家教,辅导了小学生做暑假作业和补习课文,八月份回家后,跟朋友去很多地方游玩,最有意思的是七夕时跟朋友参加壮族泼水节,在河里,打起了水仗。这个暑假,过得颇有意义。

这种生命无比神奇,快速而灵活,看是在眼前晃悠,转瞬即逝,目光根本跟不上他的移动轨迹。他可以无处不去,露天有、房间里有,平房里有,就连干净森严的城市楼房上也是屡见不鲜,足见他的能力范围之广。楼房的主人常常纳闷,出户入户都是小心谨慎、几乎是挤进挤出,就怕外面的蚊子跟进来,打开的窗子用纱窗罩着,没有进来的可能,可是他确确实实存在于房间内。白天根本碰不到他,他的习性就是昼伏夜出,更何况他的躯体小巧,家里有太多的藏身之所。可当人们躺在床上,睡意将来时,他也如期而至。由远及近从耳旁驶过,一路高唱着,那尖刻的声音,在悄无声息的寝室内清晰而宏亮,对人的反应实在是敏感,一旦听到睡意全无,而且只觉得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奇痒难受了。这时的人往往是如临大敌般的惊慌,第一反应是判断声音的方向,一掌拍去,打的自己的脸都生疼,还是要打的,可蚊子依旧“嗡嗡嗡”的唱着,他真的学会了声东击西,唱过歌的地方不一定是他下手的地方。如是几回之后,人也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拉灯去找,仔细程度不亚于找宝。终于找到了,不是在白净的墙上就是在窗帘的褶皱里,依旧黑乎乎的像飞机一样停着,极具象征性的大肚子腆着。人于是两眼怒光死盯住不放,选择工具不择手段,能拿到什么就是什么,找准了就是铺天盖地的一击。最终是墙壁或窗帘上血渍斑斑,也毫不后悔弄脏了家饰,只为消灭一只蚊子而庆幸。这样的折腾一个晚上从一处到多次,第二天床都起不了,因此,人们对蚊子是深恶痛绝的,看见了就想去打。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信息的高度发达,文学进入全民模式。现在不说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至少也是遍地开花。风雨飘摇中的各种文学杂志报纸副刊依然旗帜鲜明;空间,微博,微信,春草一样疯长的文学网站日新月异。多样化的平台给更多的文学艺术爱好者和普通大众提供了广阔的天地。不管你是象牙塔里的学院派,还是来自民间的文学社团;不管你是学者教授,还是平民布衣;不管你是青春少年,还是白发老人。拿起手机,打开电脑,就可以一抒情怀。

我只是简单回忆了一遍暑假的过往,检票员就通知去广州的乘客检票了。顺利的在车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此时早上九点三十分的阳光透过车窗照在脸庞上,带着微弱的秋意。一个人孤单的旅途,逐渐在阳光中展开。

人类总是用智慧寻找捷径。于是发明的灭蚊工具千奇百样,因人而异、因地而异,以效果最佳为好,毕竟人类不是蚊子的天敌,蚊子依旧多多、依旧伤害人类。当那一天我们发明的“工具”十分健全、十分完善了,也许蚊子伤害人类的境况会有所好转。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