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愿执手为你一生画眉,秋雨朦胧

0 Comment

天色已渐渐黑了,微蒙蒙的细雨仍是不住地下着,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穿梭在青灰色的烟雾中。曹沫挺着一米八五的魁梧身躯一手撑起一把三折黑色天堂伞轻快地走在楼西街往来学校的路上,另一只手提着一个中号食品袋,袋里一缕热气夹杂着诱人的香味从未扎紧的袋口飘出,于湿润的空气中格外能够调动人的味蕾。

一场秋雨,一地薄凉。

编辑荐:物,艳丽非凡,时而端严之至,令人不敢逼视。精灵俊秀,直率豪爽,具有雄才大略,十分美丽中更带三分英气,三分豪态,曾期许自己能创一番大事业。可她的这份雄心大志在遇到张无忌时一切都改变了。

雨仍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当炙热的盛夏离去,细雨阵阵随风而来,片片落叶翩然起舞之时,才知秋已归来。忘了有太久太久,一天,一个月,半年,或者更久,曾经的事物对我而言,尽然全无熟悉之感,原来,不曾去珍惜的,只会在无言的沉默中沦陷,消失,最后随风而散。

大漠军中公主刁

坚挺的鼻梁忍不住抖动几次,脑袋微扬,眼角的余光贪婪地扑在前后摇摆的食品袋上,两片薄薄的嘴唇先后两次用力地向内闭拢。“咕隆!”一声吞咽打破了寂静。左右环视片刻,曹沫拐到了一条无人的小巷里,然后“腾”的一声将黑色大伞放在脖子旁并抬起右臂使右肩与脖子紧紧地夹着伞柄,右手则悄无声息地探入袋中。只见曹沫两眼放光,嘴巴一张,身体稍向后仰,紧跟着一块娇酥油腻的脆皮烤鸭落入口中,睫毛微动,大口咀嚼着嘴里的食物。在他的脸上,被撑起的肌肉块牵动两侧的嘴角向上翘着。

八月刚逝去,整理思绪,回首,太多的事与人,还来不及相遇,就只能擦肩而过。岁月峥嵘,日子依旧,只是少了什么,或多了点什么。

护家守国为元骄

“这条路好像离学校近一点。”他看了看天色说道。

反复一段略带伤感的旋律,打开速写本,拿出手机,看白纸上带有色彩的画,在相机里变化不断。偶尔遇见几句无聊时记录的文字,低眉浅笑,纵然心中满是荒芜,眼前也是繁花盛开。

怎怨心属武当郎

雨依旧不急不缓地下着。

岁月依旧,浅浅而出,淡淡而入。当夕阳西下,余晖洒落,除了诗和远方,你是不是一如最初,坚持曾经的梦想。原来你也不想,让未来的自己讨厌现在的自己。

踏去尘凡共碧霄

湿漉漉的路上,曹沫一直沉浸在方才的美味中,心中的喜悦和幸福感溢于言表。此时此刻,饥肠辘辘的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去开吃!

落叶知秋,远方陌生的你,是否和我一样,独爱秋的寂静…………是否九月,也会在这萧条的秋风中不留遗憾的结束。

看到这首诗大家是不是已经猜出来写的是谁了。

不一会儿,小巷路尽,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黝黑色的人工河,两岸石质的护栏一直延伸至不远处的一座长亭,亭内亦无人。他快步走出,向着那个红漆古亭迈去,想就此休息片刻。整个过程自然而娴熟,没有一丝犹豫,连脚步声也似有规律。不一会儿便临近小亭。忽然,曹沫的脚步略停缓了片刻,神色一滞,银环般的瞳孔迅速散开又瞬间缩回。顺眼望去,一抹嫣红浮现,几乎与古亭相融在了一起,不细看任谁也不会料想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人——一个老人。老人后背微躬,侧靠着红漆石柱,半坐在亭里,任一双浑浊的老眼盯着河面,雨滴打落在水面上泛起一阵阵涟漪,然而每一片涟漪都好似牵动着老人的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两天友人跟我说又在看《倚天屠龙记》,甚至看了一晚上,第二天直接去上班了。好吧,果然也是一个真爱粉。我也是很爱这部剧,尤其是爱这部剧的女主–赵敏。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