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是城市的脾性,冬去春来又一年

0 Comment

编辑荐:淡淡相思写在脸上,沉沉离别背在肩上,转回头迎着你的笑脸,却发现那只是一帘幽梦。我生命里在乎过的那位朋友,今年你在何方?

黑暗的夜,黑暗的四周,黑暗的影子……

如果你到过远方,会发现,区域与区域,城市与城市间,正在慢慢的同化。

江南春早,早到让这冬天尚未来得及为自己书写一页冬雨的诗篇,今夜却已逢春雨来,而此时此际,正是烟花声声送旧年,烟雨蒙蒙迎新春。

夜,是熟睡的时候;夜,是休息的时候;夜,是做梦的时候……

今天和朋友一起散步,行至林中小径的时候,湿润的冷风立刻钻入领口,贴着露出的皮肤,我们打了个寒颤。她抬头望着我,郁郁幽幽地说:“我想喝奶茶了。”那语气软软糯糯的,满带娇嗔。我噗嗤一笑,爽快应道:“好!”然后拉着她一路狂奔,呼啸的冷风被我们剖成两半,耳畔边是冬风呼哧呼哧的怨语。

年,也就这样,来时热闹,去时冷清。一年又一年,收获了经历,溜走了年华,迎来了春暖,送走了冬寒;一年又一年,有期盼又有祝福,有愿望又有平安;一年又一年,我们从少年走到中年,从中年又将走到老年;一年又一年,感慨也好,感叹也罢,一切顺其自然皆可;一年又一年,感恩生活也珍惜遇见,执着努力亦随遇而安;一年又一年,走过风风雨雨,也走过春夏秋冬,受过冷冷暖暖,也受过酸甜苦辣,希望来年不留遗憾,也希望去年的美好得到延续。

躺在黑夜中的床上,左手边的妻子偶尔翻身,偶尔发出轻微鼾声,为静静的黑夜带来伴奏曲,让夜变得不那样沉寂。

临近放假,校内的饮品屋歇了业,我们只得随便买了两袋“速溶”。开水缓缓滑入杯壁,轻轻地搅动下,便氤氲了整个房间。她靠着墙,看着升腾的白雾,垂下手,低低地说:“其实我是想喝西藏的奶茶了…”

今年好像有点意思,兴许是多了一些烟花绽放的影子,仿佛让人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个具有浓浓年味的纯真年代。在那个年代,无忧无虑的我们,过着温馨浪漫的年夜,看着烟花璀璨的星空,一点也不会有冷清的感觉。但长大以后,随着肩上的担子不断加重,就再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那缱绻星光下的烟花。再到后来,随着白云机场的正式落成,所以连看烟花也变成了奢侈的想法。而如今这个年头,不知是人家赚钱多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人们的激情似乎有点回升,那些渲染在夜空之中的烟花繁密得足以让人大饱眼福。也许放烟花之人玩得是心跳与刺激,但留给远远观望的人却是刹那间美好的光辉,我们这些看烟花的应该默默地支持放烟花之人的热情大度,感谢他们带给我们这种阔别已久的小幸运。

右手边儿童床上的孩子,偶尔踢开被子,将身体露在外面,偶尔伸出手四处探摸,找寻依靠。

朋友因为父母在西藏务工,曾在拉萨度过整个童年时代。想来,也算半个藏民了。曾听她谈起西藏的奶茶。从黝黑油亮的茶砖上敲下来的碎茶,提铜壶浇上开水,闷上片刻;再注入新鲜的牦牛奶,投几钱酥油,撒几勺糖,由茶馆的伙计呈上来。那股滚烫与香甜,能驱散整个寒冬。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即便往后有幸能奔赴圣城,喝到它,恐怕也再无可能了。

人总会如此,小时候经常盼望着长大,长大以后却老是怀念从前,从前的日子虽然清苦,但并没有那么多烦恼,那时候我们还住在泥墙屋内,那时候我们在老巷子里追逐嬉戏就可以玩足一天,那时候我们过年总是欢欢喜喜地收着小小的红包,高高兴兴地买着便宜的烟花……那时候离我们现在已经很遥远。

这样的夜,这样的声音,这样的情景,让人内心多了一丝暖暖的满足,这种平淡就是一种生活缩影,就是一种爱的体现,就是一种温馨感觉……

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变化如流水倾覆,转眼间便是沧海桑田。那些曾在我们童年里闪现的事物,不及告别就阖然长逝了。留下的记忆连同只言片语供我们凭吊。

淡淡相思写在脸上,沉沉离别背在肩上,转回头迎着你的笑脸,却发现那只是一帘幽梦。我生命里在乎过的那位朋友,今年你在何方?

在夜里,放下了白天的争执,放下了内心的焦躁,放下了孩子的牵挂,一切都回归淳朴自然,一切都变得简单真切……

小市民对时代的感悟,往往只能寄托事与物,而它们的消失往往暗示着一个时代的翻页。

也许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你我会重逢在烟花最灿烂的季节。

夜,是忘记烦恼的时刻;夜,是送来温馨的时刻。感谢黑夜,让我们归于平淡,找寻平常。

她说,再回拉萨,不见曾经的茶馆,留下满街的奶精与植脂末的味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如今的拉萨,处处霓虹。装潢华丽现代,红石黄土今安在哉?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