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千古盛世孟益沟,腾格里沙漠

0 Comment

编辑荐:最亲爱的你,心底那一刻想到,这一辈子,若遇见了,便带你来这里看看,在三四月杜鹃花最灿烂的季节。也带着你走一走这蛮荒之地,对否,便可以了解那骨子里渗透的是什么样的血液。

在韩城西北部巍山之巅,有这么一个小山村,传说他是东周末代天子周赧王躲避乱世,隐藏过的地方。

腾格里在蒙古语中为天神的意思,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这片广袤的沙漠被命名为腾格里,它在蒙古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很感激,灿烂的岁月中还可以陪着您们走走

在静默千年不为人知的这个小山村,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了生存而离开,而又一代一代的人为了生存而来到这里。时光的更替,岁月的交换,世世代代以农耕为生,仅有的土地养育了无数儿女。在漫长的农耕文化传承千年之后的今天,周赧王的故事依旧代代流传,并为世人所知晓。

也没曾想到会去腾格里沙漠,只因出差区宁夏中卫,在研究当地的历史文化中不经意看到这里与沙漠的诸多渊源。首先为天下人所知的便是沙坡头。沙坡头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名字,但却把这里推向世界,让世人都知道它的名气,这便是腾格里沙漠的尽头。虽然是沙坡头属于宁夏中卫,但腾格里大部却是内蒙古的地域。腾格里,听这样的名字便使人肃然敬畏。通过网上查询,得知它便是蒙古人的天神,著名的中国四大沙漠之一。最为重要的是距离中卫仅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便开始筹划这次内蒙腾格里之行。

-木梓桐

在孟益沟村的高山之中,隐藏一块台地。地方不大,却很是平坦,当地人称之为懒王台。在台塬的边沿,有一块五米多高的大石头,外形酷似一把椅子,站在远处看去,它就像高高在上的龙椅,矗立在赧王台的边沿。传说这就是周赧王当年坐过的石王椅。周朝末年,周赧王已经不再拥有制衡天下的权利,在天下动乱的时局中,到处躲避战争,后来来到孟益沟,在这块台地上隐藏,也就有了后世传说的赧王台和石王椅。可想当年周赧王虽已是落草之寇,但他依然保持着君临天下威严,指挥着誓死追随周王朝的千军万马,守卫着这块最后的王土。时间过去了足有两千多年,当年的情景以无从考证。周赧王是真的来到这里,还是人们的美好愿望,我们也无需过多去争论,历史传承的断代,仅留下口口相传的古老故事,让我们且认为他是存在的吧。

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中卫汽车站有去腾格里的公交。做简单的准备后,便开始出发。中卫虽是边城重镇,但也不大,坐上公交,行程十多分钟便出了城区,慢慢进入荒无人烟之地。荒凉在西北边地随处可见,这里也不例外,偶而有一户人家,也不曾看见主人,灰土色的院墙和灰土色的房子,与外界的自然景色几乎完全融入,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被遗忘在灰土色的沙土中。在西北大漠边沿,没有太多的颜色,这样淳朴而实在的农村,这种永恒不变的天然色彩也是西北地区的典型代表。

2017年的春节,回家短暂的几天,看着双亲,我以为自己可以承当得了他们的苍老和拼搏。泪滴一点点的滑落,双亲所需只是一段平和安宁的岁月。阿爸有自己的梦想,阿妈有自己的坚持,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周赧王的故事还在继续,可这个宁静了千百年的小山村突然有一天沸腾起来了。2016年对孟益沟来说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在这平凡的日子里,它迎来了首届香山红节开幕式。一个节日的开幕式,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对于生活在这个相对封闭落后的小山村来说,却是千古第一回。历史的进步,时代的变迁,没有把这个小山村落下,在新一届村支部、村委会的领带下,香山红叶节在这里开幕。经过半个多月紧张有序的准备,开幕式的大型停车场、中梁观光步道、红叶厅、药王庙、赧王台等诸多景点筹备工作基本结束,具备了接待游客的条件。当地村民全体行动,所有劳动力全部参与到筹备工作当中,特别是党员干部积极带头行动,放弃家里的农活,半个多月时间全部放到红叶景区的建设中,常年在外打工的人也回来了,堪比村里举办的红白喜事。周边村庄也积极响应镇政府的号召,打扫道理卫生,清理村庄垃圾,确保红叶景区道路沿线的干净整洁。

公交车在一路向前,渐渐地把那种西北典型的农村抛弃在后边,沙漠开始进入视野。笔直宽阔的马路像一把达摩利剑,直插大漠深处,消失在蓝天白云之间。映入眼帘的蒙古文字路牌用简单而直接的方式告诉大家,这里已经进入就是内蒙古境内。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进入蒙古境内,但也没有太多的惊奇,心里早有准备的我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沙漠,心里似乎异常的平静。对我来说,这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看见沙漠,看黄沙滚滚漫天而来,我心依旧不为激澎。曾无数次在电视里、在书上与沙漠有过亲密接触,虽无法读懂它的内涵,但它的雄浑厚实早已深深刻印在我的内心深处。

大年初二,陪着阿爸阿妈去庙里,这是村子里的习俗,每一年的初二都要去。小时候只有男人可以进去,最近些年母亲和我也可以去。屋子后边就是大山,长青的松树四季迎风,一层层堆叠起来的碧翠,掩映着山村,滋养着村里的人们。沿着不到两米的土路,依山势而上,尘土一点点卷起落下,阿爸健步如飞,从小我就不曾能够赶得上,母亲蹒跚,不再如年轻时候的轻健。有意无意的和母亲聊着,松涛之中,阵阵清凉从耳旁,从肩膀滑落。清脆的鸟鸣隐约传来,或真确,或迷惑。落满一地的松针,在朝阳中泛着金黄,忍不住轻轻踩一下、两下,还是从前的模样。下山的时候,折一段青枝放在手上,挂在父亲的车上,从此也牵绊着我们对父母平安的祝愿和祈盼。

2016年10月16日,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的日子。香山红叶主会场设在孟益沟村的红叶景区停车场。上午,锣鼓喧天,彩旗招展,自行车协会、摄影协会等社会团体陆续抵达现场。沿路有交警、镇政府、村委会派人疏导交通、打扫卫生。西安等地的旅行社大巴也陆续抵达,近百亩的停车场已经显得拥挤,人头攒动,好不热闹。九时整,开幕式正式开始,市委市政府各位领导走上主席台,共同摁下了开幕式的启动按钮,几十门礼炮同时向天鸣炮,响声震天。接下来各类演艺节目吸引所有游客的目光。看似普通的开幕式,但对孟益沟来说,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开天辟地之举,这次活动不仅让孟益沟这样一个小山村为众人所知,而且为韩城全域旅游的发展增加了光彩耀眼的一笔。

约四十分钟,车抵达腾格里小镇。这是建在沙漠边沿的一个内蒙汉族小镇。如果不是那些蒙古文字随处可见,真不能想象这是属于内蒙族人的地界。在外人的眼中,内蒙古应该是牛羊遍地,牧马人穿着蒙古袍快马长鞭奔驰在广袤无限的草原上,甩着长长的套马杆,指挥者千万匹奔马在蓝天白云间尽情畅游。可这里却没有那种电视理宣传的蒙古画面。几排两三层小楼整齐划一地排列在公路的一旁,和内地一样,最下边一排是各种店铺,清一色的汉族人经营者,没有任何蒙古民族的影子。在公路的另一边沙丘后边,是一些大型化工厂,不时有烟囱伸向高空之中,白色的烟雾很快消失在蓝天之中。

吃过饭,阿爸说要去菌子山,心底是满满的喜悦,感动于父亲的张望。这些天过度的劳累,母亲还是病了,可女儿回来了,一年一次,总是珍惜孩儿在身边,家里热闹些的日子。母亲也随行,张罗着拿了些水果,零食,备了几瓶开水,准备妥当,陪着阿爸点了鞭炮,便是启程。将近60多公里的路程,或平坦宽阔,或蜿蜒曲折。一路行,一路向南,车窗外的清风和美景依依不舍的褪去,艳阳下的魅惑,一点点徜徉在梦里。车里母亲和父亲在叨叨,最开心的事情不过是听着阿爸和阿妈因为某件事情在争执,感受到的却只是满满的幸福。阿爸生气了会吼阿妈,但更多时候是阿爸在各种逗阿妈开心。这样的日子,一过,感觉就是一辈子。

孟益沟村,一个埋藏在深山之中的小山村,她的红叶自古就有,多少年来未被外人所发现,当地人生活在这样美丽的景色之中,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了她的春绿秋红。可就在公元2016年,这样一个普通的公元纪年里,她向世人展示了深藏几千年的美艳,惊世绝伦的状态震惊了世人。这得益于一条路的修通,孟益沟至香山寺两公里的通村公路让这里走出了被历史遗忘的角落,把自己最为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在新一届村支部村委会的努力下,突破很多阻碍,终于使得这条不长、但关乎孟益沟乃至韩城西北山区发展的道路得以建成通车。曾经是边远贫穷,曾经是闭塞落后,而今摇身一变,成为韩城西部山区的耀眼明珠,不仅成为旅游名地,也变成了西部山区农产品交易集散地。因交通的改变,随之而来的是农业农村的巨大变化,产业结构的调整,农民收入的增加,所有的一切无不体现在当地农民憨厚的笑脸之中。

我步行进入沙漠之中,走上沙丘最高处。沙漠上的脚痕沿着我的身影向前延伸,我情不自禁地抓起一把沙子撒向天空,让它在风中自由飞翔。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与沙漠亲密接触,用逐渐远去的脚印告诉沙漠,我真的来啦。走进沙漠的怀抱里,我手捧黄沙,细沙在指缝间流过,飘落到不远的沙堆上。堆积如山的黄沙如同上天赐予人世间的卫士一样,绵延万里,守卫着这西北边防重镇。曾阻隔无数次漠北戎敌的进攻,为内地的繁荣昌盛付出了千年的血与水。走在这块沙漠上,我望着远处看不到头的黄沙,放佛看到当年卫青、霍去病征战万里,凯旋而归的盛大场面。千军万马、黄沙滚滚,旌旗飘飘,封狼居胥,是何等的威风。“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千年之后的今天,虽早已看不到当年那种气势,但腾格里沙漠的颜色和精神依旧,大将军卫青为国征战的历史被永恒的定格在这气吞山河的壮丽美景之中。骠骑将军霍去病,年轻有为的将袍迎风招展,身后八百铁骑呼啸而过的气势依然,沙漠的风暴被冠军侯的军威所杀退,横行万里的黄沙仅留下大汉天子的雷霆,震慑西北边疆,时代安宁。

阿妈有很多心事,也有很多疲累,也会生阿爸的气。有时候忽然觉着自己不应该长大,或者自己应该好好思索,该怎样换种方式去面对阿爸和阿妈。可以好好的听他们说话,自己却也忍不住会去反驳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于他们,会不会觉得自己老了。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又害怕他们某些地方会不会做错了,做错了会不会遗憾。

在这里,我们春观桃花、夏晾避暑、秋赏红叶、冬瞰雪景。在这里,我们观晨曦日出、感落日余晖、入山峦叠翠、闻椒香四野。这里就是红叶之都、花椒之源孟益沟。

宁静的沙漠还在,我思绪万千,久久不能从当年那种恢弘中回过神来。在回去的车上,我的心仍然留在沙漠的黄沙种,但愿能与黄沙永恒,与沙漠同在。

将近一个半小时,安全平安的到达目的地。菌子山是国家三A级风景区,因盛产菌子而得名,但菌子山最美的季节是春天,满山的杜鹃花绽放,红的、黄的、白的,堆叠在山头,映衬在蓝天白云间。千年古娟,千年松林,层层叠叠,盛开在岁月的每一个轮回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