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再遇花火,怀念海子

0 Comment

或许有人问起你愿意做什么?答案一定会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情景!而我会轻轻地告诉你:我愿意与书结缘,与书相伴,与文字为友!

夜色很朦胧,蒙蒙的一层细纱,缠绕住多少过往,我眼角的泪,还没干。

二十八年前的今天,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诗歌界的王子,悄悄地告别了这个世界。海子,一个许多人记住的名字,一个给世间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好的人,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了,年仅25岁。

自己仅仅是一名草根园丁,三十多个春夏秋冬,那方方正正的文字,深深地扎根于心灵的深处,默默地陪伴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文字是祖国灿烂文化遗产之一,是祖先灵性与辛劳的结晶,是炎黄子孙的骄傲与自豪!祖国的文字既可以推动古代印刷术的发明,,又可以演绎出四大名著硕果;既可以承载上下五千年的辉煌历史,又可以再续高科技时代的新篇;文字既可以跨越茫茫的海洋,又可以驶入浩瀚的宇宙太空……文字是人生的万能钥匙,是心灵最有营养的鸡汤,也是容颜最佳的美容师,更是人们长寿健体的开心果,既是神话故事的仙子,又是美妙音符的天使。当一个个充满灵性的文字,流过作者的倩手,不断地敲打着键盘,滚动在屏幕上的时候,文字的魅力与神奇,人类最珍贵的精神食粮便源源不断地呈现……

还有那么多人深受苦痛,却依然热爱生活,我们是不是埋怨太多,看到的都是对方的错。

看过作家苇岸对海子的评论:“海子涉世简单,阅读渊博,像海水一样,单纯而深厚。他走到哪里都会受到喜欢,他也会很快和任何一个人交上朋友。”一个看起来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却用自杀的方式,给诗歌刻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他以他的固执,给理想主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或许是一种脆弱。但我不敢妄评,我只知道,在海子那张笑着的脸庞下面,有很深很深的痛。

当夕阳的余晖染红自己的身躯,无憾地与三尺讲台华丽转身的时候,我想说:在今后的日子里,我愿意用文字的心灵鸡汤去激活开始衰竭的细胞,用文字这位营养师去输送不可缺失的营养,去拥有人生永不言败的精神食粮。

谁在我的眼睛上走动,来来回回,把眼睛玷污,变得很糟糕的视线,再也看不见真爱,我们曾经那么相爱,那么紧紧相拥。

他写《黑夜的献诗》: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他写《远方》: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更远的地方,更加孤独,远方的幸福,是多少痛苦。他写《九月》: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他的诗,渗透着痛,延伸着一无所有。他说的:风后面是风,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还是道路。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愿意以文字为友,成为文字的眼睛,去发现人间万物之美!我愿意成为文字的双手,敲打出人间的温情与美好。

夜色朦胧,深黑的黑色把大地沉沉的盖住,窗子没有关严,夏天的风,不知道是温柔还是冰凉,滚滚而来的还有阵阵麦子的清香。

他以浪漫的情怀,“狂人”的姿态,在现实的土壤上,追逐着理想主义的神秘色彩。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