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1小袁

0 Comment

1小袁

时光正在不知不觉地消散,在时光的流淌中,时光之于你我,又留下怎样的印记呢?我们除了容颜渐渐变老,又在时光中沉淀出怎样的结晶?

风飞过,雨下过,梦来过,路走过,漫漫人生路,我曾努力过。

小蓝,小芳和小袁,他们三个向来是好朋友,好得没有一件机密事不互相磋谈,没有一件要事不互相参与。小蓝这样对小芳说:“今天我去找袁老师,他不由分说,就把我推出来,紧着就把门子关得紧紧的,并说他将要去做他自己想要做的事。

每个人都怕老去,都怕在时光中默默无闻,但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时间即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一个人都弥足珍贵,而你却无法阻止它的流逝。随着年岁逐年递增,那种想成功的窘迫感,逼得人万分焦虑,眼看周围的同龄人都功成名就,那种失落,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在那灿烂如花的时节,你如翩翩起舞的蝴蝶,飞进花田,自由而美丽,那灿烂的笑容,就像是耀眼的阳光,温暖着我,可我,无法相拥。

小芳就猜:“他怎么和从前不一样了呢?怎么会忽然变得这般异常,”又忍不住地接下去问:“然后呢?”

我们这一路走来,经历过多少春秋,我们在一点点变强吗?后辈正在奋起直追,我们真的在变强吗?原地踏步实在太可怕,越来越多的小辈追赶上前,那种被落下的感觉,真让人失落。

我曾眷恋过,在那短暂的时光里,享受你那温暖的笑容;我曾放纵过,在那艰难的日子里,跟随你学会了成长;我曾依赖过,在那孤独的世界里,依靠你瘦弱的双肩。

小蓝说:“然后我就躲在窗子外,我偷偷看见他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脱得光光的,我也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你猜我都看到了什么?”

每个人能力就那么多,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领导,总得有人做托起大树的泥沙。谁会甘心一辈子都做泥沙呢?前路何其漫漫,要等多久才能等到自己登场,再继续苦熬下去,花都谢了。

我记得,你说话的声音永远都很柔和,哪怕你在生气,你的眼睛永远明亮,就像是清晨第一滴露珠,纯净美好,你的身形很娇小,却能担起沉重的担子。

小芳迫不及待地问:“那你究竟都看到了什么?”

老去的平凡人,是一种怎样的心境,来面对自己的平庸呢?当你年岁已大,依然毫无建树时,你该以怎样的心境来面对落魄的自己呢?前路在哪里?未来又在哪?突破又在哪?我们除了苦熬下去,如一头勤勤恳恳的毛驴,绕着磨台旋转,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是我生命里的一束阳光,将我托出黑暗,我眷恋着,依赖着,可是我却忘了,我们的相遇,是我们人生唯一的交点,自那以后,你与我,渐行渐远。

小蓝:“仔细对你说吧,当他摘下帽子,我看见了圆圆的猴子的脑袋和脸,当他脱下衣裳,我又看见了一个浑身长着金毛的猴子的上体,当他继续再往下脱,我看见了一条摇来摇去的尾巴,当他连鞋子都脱掉,我就看见他一个猛子,四爪子如箭一般,一下子就跳上了放在他屋子正中央的那张桌子上,那可是一个家里最尊贵的桌子的平面呀!”

未来在哪里?还在脚下的方寸之地吗?车辙印一天天变深,我们一天天变老,难道这深深的车辙印,就是我的时光印吗?

微风畏惧前方,落叶眷恋枝头,雨滴害怕孤独,砂砾遗忘过去,起点的黑暗,是否是黎明前的试探。

小芳惊得张大了嘴巴:“天啊,做什么不好,原来他想要行蛮的,走横的,所以才想出来要去做一只猴子。”

在追求突破这条路,有些人渐渐就不再追求了。看着嗷嗷待哺的小孩;看着每月都要扣除的房贷;看着渐渐年迈的双亲,很多人选择放弃挑战,甘愿围着磨台转,毕竟已经转习惯,不在乎继续转下去。生活艰辛,不是每一个人都含着金钥匙,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被上帝眷顾,给他一份足够安身立命的特长。很多人都足够平凡,那些平凡人的时光印,就是在一个普通岗位上,做永远的螺丝钉。

黑夜永远是黑暗的,白天永远是明亮的,黑夜与白天是两个世界,永不相见,一个不断前行,一个不断追寻,今生今世,永不停息。

小蓝认真地分析着说:“我估计还不止是这样,即使他想要做猴子,还得能够做得来啊。谁敢料定他的原身,会不会真的就是一只金毛猴呢?而做人和做老师,不过是他真身有时候就累了,才做造出来一个替身而已?也或者他做人或做老师,不过是他想绅士,想显摆的时候,在世人面前一个化身而已?”

这样的螺丝钉最得老板喜爱,毕竟老板喜欢这样任劳任怨的驴子,来维持他们高贵的生活。

一个习惯了黑暗的人,难以进入白天。

小芳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也参与议论起来,她说:“我知道了,只按着真身总是很累的,好朋友也是有不想告人的秘密的,再学识渊博的老师,也是会把一点自私保留起来,以用来做底气的。”

该起来拉磨了,睡什么睡?对,就是说你。

某一天,我遇见了,那刺人的阳光,瞬间覆盖在我的身上,它刺痛了身体,更是刺痛了灵魂,我逃亡,我躲避,只有在阳光背后,我才知道自己可以活下去。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