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在追求的中途,童年记得

0 Comment

朝阳润红了天边的云霞,带着清新,带着炫灿,舒适感顿时传遍全身,似漫步云端。远处的群山清晰可见,连绵起伏。草丛里蟋蟀嗤嗤鸣叫,夹杂着昆虫的打斗嬉戏声,还有那田间里的蛙鼓声,树丫枝头的鸟儿歌唱声,一起将那秋的交响曲,欢乐的奏响。

在我的老家东岳观,周胡子小有名气。不是因为他有权、有势、有钱,而是他身怀绝技——欧团鱼、摸乌龟。

平安夜从远方发来祝福的话语如此暖心,笛笛的短信声在酝酿着热情,联想,延长那一波浪漫的情怀。其实,我在远方,在一个并没有平安夜的热闹场景的地方一一普陀山。

这时天空晴朗,像大海一样湛蓝,轻绵的白云,像一层层薄纱慢慢的飘动。凝望秋天,那一颗颗金莹剔透晨露,洒落田间。一块块黄澄澄的稻田里,沉甸甸的金黄色的稻穗,一颦一笑的点着头哈着腰。银杏树的叶子在秋风中刚刚泛黄,比起那些枝繁叶茂的深绿,则更显得有韵味,金黄色银杏果的一颗颗,一串串压弯了枝头。秋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人间,似乎向人们展示着丰收在望的成果和秋的独有的景观。

周胡子本为四川人,操外地口音。被抓壮丁后逃跑,不知怎的来到了我们这穷乡僻壤,和一张姓女子成了家。

一个人站在夕阳落下的普陀山海边,海风掀起的巨浪在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沙滩上还有人在戏水,黄色的浪花在脚下行成朵朵花儿,裹着双腿久久不愿离开,是温度低的缘故吧,勇敢的人不多,试一下就赶紧逃离海水,在一片欢笑声中,消失在夕阳下。

秋天是诗意的,秋是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喜欢春天的萌动,喜欢夏的燥热,喜欢冬的冷冽,更喜欢桂子飘香的秋季。静谧的秋,漫步其中,给人一份别样的宁静与热烈,细细品味,触摸一抹秋意的气息。

周胡子名如其人,总是蓄着一撇山羊胡,好象从来不曾剃过,也从来不曾长长过。和所有的农民兄弟一样,古铜色的皮肤,一身深蓝色的土布大褂,好些地方缀着补丁。至于他的真名我不曾听说,恐怕也没几个人说得出。

橘黄色的太阳刚刚把山野,沙滩染了一遍,月亮又从海面一点一点跳出。黑暗里的红色,很远很远,又很近很近。努力的向上又努力的散发出红光,落在海面的一层又一层,在黑色的海水上洒满光束,愈来愈红,愈来愈亮。终于离开难以想象的束缚,猛的跃上空中,新的一片空间被拥抱的多么热烈,豪放,远大。

风一层一层透着秋凉,吹进了心海,拨动了心弦,携风轻云淡的心情憧憬着,遐想着。。。。。。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散发着秋天特有的芬芳。秋又是落叶对根的情思,是大雁对长空的向往;秋天的奉献是无私的,秋天给人的境界是深远的。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横落兮雁南飞。

平时,周胡子常常头戴草帽,手持一头为钩、一头为叉的铁棍,腰间系着个肚大颈细的篾篓,裤腿挽至膝盖,驻足在有石头缝的水塘边、田坎前,仔细辨认岩缝或洞口周围或隐或现的龟鳖脚印,根据其或进或出、是陈旧还是新鲜的形态差异,作出准确判断。尔后,用铁棍的钩端将其钩出,随即掉转铁棍,叉住龟鳖的大腿跟部,再用手抓住放入篓中。积多年之经验,他对团鱼、乌龟的行踪了如指掌,多能满载而归。但上得山多必遇虎,也难免因为误判而遭毒蛇叮咬,此时,他会马上服用随身携带的自制蛇药,确保平安无事。

云朵多了,夜色深深,月色朦胧,月亮再以没有升起时的美丽,没有了光彩耀人的魅力,而那朴实的光却扑面而来,狠狠地刺向我的心脏。让独在海边的我心潮澎湃,数着岁月的故事,编辑着心里的音符,无论是落日还是月亮的升起,都是生命在跳动,在默默的成长,磨练着你的意志,让你辩明方向。

季节辗转,犹如人生,走过了,青春年华,经过时间的沉淀,生活,只剩下平淡,和风风雨雨陪伴的温暖。人生,要走过许多路,才能将尘世的风景都看遍,才能轻握一份懂得,于岁月的辗转中妥帖的安放自己。

除了龟鳖,他捉泥鳅、黄鳝同样拿手:两眼盯住水面的气泡,食、中指并扰,按照锁定的方向和深度插入泥中,准保逮个正着。

这里如此的静。山,黑色的静;海,黑色的静;天空,黑色的静…。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