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低俗是一种沉沦的痒,请为你的夸奖道歉

0 Comment

朋友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它不像汉白玉那样的细腻,可以凿下刻字雕花,也不像大青石那样的光滑,可以供来浣纱捶布;它静静地卧在那里,院边的槐荫没有庇覆它,花儿也不再在它身边生长。荒草便繁衍出来,枝蔓上下,慢慢地,竟锈上了绿苔、黑斑。我们这些做孩子的,也讨厌起它来,曾合伙要搬走它,但力气又不足;虽时时咒骂它,嫌弃它,也无可奈何,只好任它留在那里去了。

当然,亦可超拔于尘俗之上。粉窗碧瓦,煮一瓯雪水,沏一杯清茶,茶烟缭绕,倚靠在老式的藤椅里,素手捧一卷李易安或温飞卿,唇齿间,茶香伴着文字香,是雅致,是雅趣,亦是雅境。

作者:毕淑敏

于是,伯父家盖房,想以它垒山墙,但苦于它极不规则,没棱角儿,也没平面儿;用錾破开吧,又懒得花那么大气力,因为河滩并不甚远,随便去掮一块回来,哪一块也比它强。房盖起来,压铺台阶,伯父也没有看上它。有一年,来了一个石匠,为我家洗一台石磨,奶奶又说:用这块丑石吧,省得从远处搬动。石匠看了看,摇着头,嫌它石质太细,也不采用。

是的,烟火尘世里,寻常百姓的生活,像张贴在正门上的年画,是俗的,一点浓烈的红,一点俏皮的艳,却俗到恰好:有烟火味,有尘世香。

从那以后,每当我看到美丽的孩子,我都会对自己说,忍住你对他们容貌的夸赞,从他们成长的角度来说,这件事要处之淡然。孩子不是一件可供欣赏的瓷器或是可供抚摸的羽毛。他们的心灵像很软的透明皂,每一次夸奖都会留下划痕。

“可这正是它的美。”天文学家说,“它是以丑为美的。”

唉!

她到北欧某国做访问学者,周末到当地教授家中做客。一进屋,问候之后,看到教授五岁的小女儿。这孩子满头金发,眼珠如同纯蓝的湖水顾盼生辉,极其美丽。朋友带去了中国礼物,小女孩有礼貌地微笑道谢,朋友抚摸着女孩的头发说,你长得这么漂亮,真是可爱极了!

“是的,丑到极处,便是美到极处。正因为它不是一般的顽石,当然不能去做墙,做台阶,不能去雕刻,捶布。它不是做这些玩意儿的,所以常常就遭到一般世俗的讥讽。”

雅和俗都可以活出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来,雅有雅趣,俗有俗味。一个人,若不能全雅,可半雅半俗,当然了,再退一步,亦可全俗,但绝不可低俗。人一低俗,就真的俗了。

后来我就很正式地向教授的小女儿道了歉,同时表扬了她的礼貌。朋友说。

我感到自己的可耻,也感到了丑石的伟大;我甚至怨恨它这么多年竟会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而我又立即深深地感到它那种不屈于误解、寂寞的生存的伟大。

低俗,有多低?有多俗?言行低到粗俗里,身体低到卑俗里,精神低到庸俗里,思想低到恶俗里。一个人,若灵魂在污浊里,生命自会陷入泥淖中。自此,格再难高,境再难阔,情致再难高贵,意味再难丰富。

★ 励志语录——美好的生命应该充满期待、惊喜和感激。 ★

★ 励志语录——问候不一定要慎重其事,但一定要真诚感人。 ★

低俗于这个尘世,是颓废的辛,是厌弃的腻,是跳脱的腥,是出尘的臊。总之,味道尖锐得有些离谱,古怪得有些出格。低俗的人,就是这样,令人无奈而又难耐。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