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一场春雨

0 Comment

雨来

也许一场春雨带来泥泞,也是路不曾为谁为何改变,也是一段路带来一段人生;

叫我如何不爱你

一片冬天的叶子,闪了闪腰身枝丫和斜出对视,像是有什么跌落每一个清晨和黄昏彼此相拥,离开或归来,昨日的苦难过后,今天依旧眼眸清澈,那是怎样的一种纯净,插入若大的红尘,摸索着潜入蓝天,是不是该在此刻,顺着风望去,看怎样的一块它山之石,攻陷城池,打下江山站在城墙之上,有迎面而来的喜悦在天地之间,不停的弹跳

所以我等过一片春雨冷过,一场离别不就该是那路难过,我在哪路人生曾为谁哭过;

你就是我心里的那个自己

风行

可你曾带伞是否与谁路过,我曾为某颗心在伞下守着,唯是没再有春雨让许多人错过;

我,千锤百炼

嘴角挂着微笑,黎明从梦中醒来跑马,以雷霆万钧之势,与一只耳朵相拥而泣,天空一直飘动,一件血红的披风在你出现之后,显现又藏匿,是啊扣响十指,往事如烟,是该放下那可耻的以爱的名誉说疼,把捆绑松懈,让驰骋和纵横把酒言欢

谁再来过错过惹来春雨,我似不曾与你见过,可有时你有带伞来了,也就是雨来了,你,我该来了。

心甘情愿,又或者

等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无可奈何

365与366没什么不同,也没什么相同你还是你,我依旧是我,只有横空出世的希望在不知不觉中的完成着拓展,延伸多么似曾相识的,容颜,阴晴不定,却能水火相容多少爱恨交织,爱恨两难,让日子笑一笑吧下一秒,下一秒,我们真的会不经意的就失去了

修出现在的躯壳

落雪

我的躯壳在膨胀,太厚太硬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