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能在爱的回忆里甜蜜地走一辈子,与其拼命拥有

0 Comment

★ 励志语录——生命太过短暂,今天放弃了明天不一定能得到。 ★

★ 励志语录——自己要先看得起自己,别人才会看得起你。 ★

★ 励志语录——理想的路总是为有信心的人预备着。 ★

1

坐在异乡的窗前,一切既陌生又熟悉。

创业家或创意者常有一个问题:“万一点子被抢走,怎么办?”

你可以撇下一个人,放下一段爱,但你无法躲开回忆。

一只小鸟却将我当成了旧主人,轻盈地飞落在窗前的平台上,不理会我的存在,站定一方,叽叽喳喳的。一夜的雨,窗棂下的水游丝一样往下淌,滴滴答答的。朝阳从东边树林里打着转扫射开来,于是鸽子振翅声,林子里的蝉鸣,屋檐下的各种鸟儿的欢唱,夹杂着叫卖声,车流声一齐灌进了耳朵……

有一些创业家,对这件事“很在意”。他很怕点子被抢走,所以不敢和任何人说这个点子,就算是合作伙伴,也要求对方签保密协议;他也因此做了很多预防措施,找专利、申请独家,还没开始赚钱就在花钱,而且是花在“防范”一件还没发生的“失去”的事情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回忆,就是以爱的名义,在时光的肌肤上拉下一道伤口。回忆的疼,本质上,是一个人撕扯着自我的时光疼。

真是暑意悄然绕画梁,夏声新透绿纱窗。嗯,闲来听夏!想必对我这客居他乡的人来说,别有滋味。

曾在硅谷听过一场演讲,演讲者面对这个问题,就以心理学上的“endowment
effect”来说明,令人大开眼界。

伟德BETVICTOR,2

窗外的小鸟在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不时调皮地叫唤几声。这样的场景,让人不得不想起周邦彦的词“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来。可站在窗前小鸟雀,引颈将整个身子羽毛松开,左右甩动,好像甩掉一头的雾水。它并不十分闹腾,偶尔鸣几声,像人起床时,伸个懒腰后发出的快慰声。

初次听到这个词,我们瞪大眼睛,这是什么?

你可以一转身,跟几乎所有的人成为陌路。但深爱的人,不能。

这样的夏声不如“凉阴一鸟下,落日乱蝉分”来得惬意。夕阳西下,树影横卧,鸟雀归巢,惊飞鸣蝉。那长长的“知”的一声,划破了夏日的闷热,如裂帛声悠长而深远。等那尾音还在空气中振荡时,它早已落身在另一棵树上,加入大合唱队伍,继续着自己的事业—为夏季而唱,为生命而歌。蝉给了夏季最独特、最强劲、最完整的声音。

“endowment
effect”中文翻译成“禀赋效应”,这个词只会让它更难懂,基本上,这个词就是在说,当你“拥有”什么东西的时候,你很容易会觉得,它价值很高。

一座座山,一条条河,一段段路,一个个街角,小吃店靠窗的位置,咖啡馆临街的一张桌,梧桐树下幽暗的一盏灯,被风掀起的伞盖,雨中迷蒙的红绿灯,摇下车窗后迷离的笑,夕阳下的携手远眺,有关爱的一切,在心里,一棵一棵,都长成了树。不见风吹,却哗哗作响。

不像那些小虫,如蝈蝈、蛐蛐,还有那纺织娘,那蛙,只在晚间才听到它们的大合唱。不过这个合唱,谁先开口,不得而知。若依颜语“蝈蝈叫,夏天到”,夏季虫们的领唱者应是蝈蝈。它先是“咯咯”得有些沉闷,就像声音从倒扣的盆中发出,尔后连成一片,有如金属的质感声,又如不停料动干皱的薄膜声。至于纺织娘,让人想到亭亭玉立的姑娘练声的样子。它先“嘎织”十多下,好像清清嗓子,然后急转直下,才唱出主旋律—“织……”此时大地无声,百虫和鸣,将夏夜带进了无比喧嚣欢乐场。你不得不感叹那一阵阵夏声象波涛一样起起伏伏,错落有致,一点不逊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交响乐。我不知道它们有没有指挥者,倘若有,指挥者是谁呢?

它很贵!

其实,回忆的树没有多大,故事的叶片也没有多繁密,只是,有情有义的光阴很长很长。你,不得不跟过去,以及过去的那个自己重逢。

人们说鸟是天空的使者,它们穿梭在天地之间,传递着彼此信息,那么这些“虫”们是大地的代言人,至于何时义正辞严,何时缄默不语,甚而不可奉告,早已作了安排。

注意,心理学家说,这个“贵”,并不是因为你舍不得卖掉所以给它一个贵的定价,而是你彻头彻尾就是觉得这个东西,别人应该也觉得“这么贵”。

3

当然蛙是它们的敲钟人,当细草春风时,蛙睁开瞌睡的眼,轻轻地呼唤着大地,到了夏季,终于让蛐蛐、蝈蝈们,各自操起乐器,弹奏出绝妙的夏季奏鸣曲。直到盛夏蛙声成了这奏鸣曲中的主角。不信?有“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的句子作证。这时的蛙,感情充沛,它唱得喜悦,歌得欢快,真是丰年稻花香,蛙声情悠扬。

这才是“endowment
effect”所带来的问题,它会让很多人,因为拥有之后,而认为“全天下都想来‘抢’它”,而变得神经兮兮,无法全心享受这份“拥有”。

回忆不会让一个人的情感走向毁灭,相反,却可以让灵魂走向丰富。

夏的声音太多,有暴风骤雨的打击乐,有风荷微波的小夜曲,还有庭院流莺的清唱剧……更有父亲借一缕月光,磨砺镰刀的声音。

举另一个例子,大家更容易懂。

一个人,在回忆中马不停蹄地走下去,也不是为了找回爱情,或许,只是为了找到自己。

可最值得提起的是儿时的童谣声。当听到天幕四合声后,一张张凉床早已用清水擦拭好,并摆放到门口。此时清辉满地,天空明净,我们躺在凉床上仰望星空,一只只鹭鸶像剪影样从头顶飞过,我们像赛歌似地诵起了童谣:鹭鸶鸟,衔绿草。做绿窠,孵小鸟。一孵孵到五更头,叫小姐梳油头,油头梳得二面光,插红花,插绿花。坐着轿子呜啦啦……人声的加入,并没有破坏夏虫们的兴致,反而使它们唱得更欢。

有一个女性朋友,和现任男友交往三年,听说这位男友完全是她喜欢的样子,所以这次,她真的很“在乎”他。

4

是啊!造物者让你生,同时也让你发声,有“生”才有“声”。“生”是给你物质存在,“声”是让你精神愉悦,若再有升华之“升”,那就有了灵魂的超脱了。

因为很在乎、太在乎了,于是她一直透露她的“担心”给她的友人知道,她不断地忧虑,“老公”身旁超多“苍蝇”的,会不会有一天被抢走?

能把一切都撇得一干二净,不留下一点回忆的人,根本就没有深爱过。

“嗖”的一下,在我掀动窗帘时,小鸟瞪了我这个陌生的主人一眼,惊慌地飞走了。可我要感谢它,它落在窗前,唤醒了我的记忆,让我用心听了整个夏季的声音

因为怕有人抢她男友,所以她“夺命连环call”,我们都笑,她才刚刚坐下,第一道菜都还没上,就已经打了两通电话给男友,吃一顿两小时的饭,可以走出去打十通电话,这么严密的程度,别说“苍蝇”飞不进来,连灰尘都进不来了。

最深的爱情,其实就是一场连绵的雨。雨过后,天放晴了,而看不见的雨水,早已浸润到了大地深处。

省作协会员,省首批中小学教师培训专家库成员,市学科带头人。著有个人文集《昨夜星辰今夜风》《南山雨一犁》《杏林杂弹》《雁字回时》。《格言》、《文苑》、《阅读经典》杂志签约作家,《思维与智慧》杂志特邀作家,《经典美文》《意林作文素材》《作文与考试》杂志特邀撰稿人。在各大报刊发表文章千余篇次。

连“空气”都进不来了,何以享受?

回忆,就是用很长很长的时间,在心底,一点一点蒸发这些水分。

果然,最后男友真的和她分手了,没有第三者,原因是——她太烦了!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