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又很焦虑又很坦荡

0 Comment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白骨铸成的钟锤已敲了十三下 我等呐,狠狠地等 不见马车的踪影 黑夜街道死寂
油腻的地面反着白光 脏兮兮的孩子 摔倒在路上, 不哭反而咯咯笑 我转过脸
看见月亮被勒死在云层上 日光里的嬉笑 阴沉地化作冷重的湿气
在下水道里住着的蛇钻出地面了 我靠吸着一口湿气活着 虽然形容枯槁,骨瘦如柴
但马车迟迟不来 13号剧院还未开场 我怀疑我错过了 在梦里臆想逃脱
所以我要继续等着 回绝了停在面前的马车夫

走过天桥地上贴着一摊黑肉他的构造和我和裹着红绿布料的人肉相同除了自欺他们会玩什么把戏?除了13号剧院能赐予每一个肮脏的肉体一点低俗短暂的快感每一个他都弯起眼睛那是阴天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