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清明情思,清明节诗三首

0 Comment

时光,碾成碎末 跌落进眼前的咖啡杯 融化了 我遥远而深刻的记忆 记忆的长廊
飘荡起相思雨 让那一波的心事 在清明时节里 跌宕成曲 我在水墨韵染的尘世
把光荫婉约成深情 春风约来一场花瓣雨 撒满你走过的路径 在一场芬芳馥郁间
将相思谱成动魂的离殇曲 总有一场爱恋 跌落进清明寂冷的细雨 一袭回眸
就望穿了深情 那一树桃花盛开 又碾落成泥 薄如翼的花瓣在风里哭泣
清明时节过了 就迎来了夏季 而内心的春天 却下起了幽幽的相思雨
是谁,将泛黄的温情 镶进我此刻的回忆 花树下屹立的倩影 合上诗卷,漫上愁绪
叶扉间桃花点点 透明成一枚风干的痴情 总有一袭红尘冷暖
惊扰了清明里萧萧细雨 拼凑出一段尘梦 把离殇的泪滴溶进 纷乱的雨滴

清明节诗三首 《上坟祭》 有些含着泪, 有些露着笑, 相同的举止,
祭典各自的先人。 那些笑和泪, 在香烛烟绕中, 盛满了坟前的祭盘。
行酒哭笑, 诉着哀与念。 烧寄一叠纸钱, 扬向冥界, 捧上一把土,
添在坟顶, 表达着: 来的人还健在。 一个同样的心愿, 安息吧!
《海棠花前》 我看见了海棠, 已经披上了粉红的花裳。 一簇簇春香的味道,
飞向远方。 我的祖乡故里, 一定也盛开着桃红梨白。 那些小白的山花,
那些大岭下的山花, 肯定,也穿上了祭典的盛装, 清清素素,
祭着照应过的先人, 我的祖灵。 《祖里》 连着残墙的破屋,
爬满了藤蔓纠缠的叶片, 屋基,成了农家菜地。 翠翠绿绿点缀,
与青山连成一片, 倒像是春天, 涂鸦了我的祖迹。 老旧的信息,
画了绿色的曲线; 祖先的点滴, 随同一旁山溪的涓吟 一齐被注入了春的祭典。

枯烂了的半部斑黄色叶子, 在未结冰地塘里撑渡漂浮;
花羽小鸭踏着水浪拨开寒气, 暖声暖气的迎和着冬季旭阳。
街里巷道上的白杨冲着北风张牙舞爪, 奶奶织线毛衣的手影似哑了的麻雀;
一两声手打鞭炮给光影都染了味儿, 随着七八岁的孩童笑声消散在了空气里。
年年的旧识远远地面容, 一声不知冷暖的问候语; 就算当年有过儿时,
那已然在曾时空夹缝里。 北岸巷子口向阳的灰白电线杆子,
似乎还残留着未風化的名字。 后山坟冢竖着零散的墓碑,
不知要过多少春秋才会刻上墓志铭。 四季循环旧物凋逝人影走样,
我想我肯定抓不住那里的伊人; 脑海里的汪洋在记忆里渐渐潮退,
我怀念的只不过是你的冰山一角。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