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不与红尘说,我还爱它

0 Comment

下雨了。

文/木槿七七

我倦挛在铁筐中,隐隐发瑟!车的晃动已超出我年龄的负荷!主人为何把我交给我讨厌,惧怕充满狗血腥味的人手中。我有不祥的预感!这个预感来自去年阿黄的经历。它是被铁锹铲破了嘴,强行装入这样的铁笼一去不返。当时我们还在议论,没想到今年就轮到了我。我没有反抗,我怕那冷寒的铁钳,我怕那能铲破嘴皮的铁铲。主人笑脸接过收狗人的钱,始终没有再看我一眼。难道我真的很讨厌?我也只是偷吃过一只鸡蛋。熟悉的村庄在退去,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远。我恐惧的想喊,却也不能喊。看着昔日的玩伴奔跑狂欢。我心默默一句再见。(冬天到了,是狗肉的畅销季节,很多人都在卖自家的老狗,病狗,不听话的狗,不想养的狗。我实在不愿看下去,那狗的眼神有多可怜,多绝望!心碎啊!我。拒食狗肉从我做起

又下雨了。

想念是蓝色的,是玻璃上的窗花,是屋檐下的冰晶,是月色中翩然起舞的蝴蝶。此时此刻,只有一轮明月陪伴的我,在一支瘦笔,一张薄纸下,用诗句来细细轻诉这段记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为什么这座城市会有这么多的雨水?

四季潮流,默默心囚

外面早餐铺子已经营业了。

留些痛,缝入衣兜

我想家了。

有人相问,说已无求

想吃亲手给我做的面了。

对万重山,千重梦,几重楼

到时候,又该说:“你是想家了,还是想吃好吃的了?”

风来风往,未懂回头

我想家,也想吃好的了,有些味道就是让你很怀念,明明就没有什么不同。

怕曾经,冷暖浓稠

想必家里是个晴天。

并肩欢笑,转角何留

秋风起了,该穿秋衣了。

记那年春,那年夏,那年秋。

树叶该落了,少不了要清扫的。

————题记

我很想念,想念抽水时吱吱呀呀的声音;想念清扫落叶时沙沙的声音,想念赖床时抑扬顿挫的数落声。

九哥哥,我还是喜欢这样叫你。想起你,心底便会隐隐的疼。可不知怎的,只要一梳理起自己的感情,脑海中总是第一个蹦出你的身影。呵呵…你是否又会笑我太过执着了?好吧好吧,我承认,你在我心中始终占据着不可磨灭的位置。就像那些初涉文墨,偷偷躲在你身后的日子。

中秋将至,有家回不得。

从前的自己,在这虚幻空洞的世界不管不顾地放纵自己的感情。你看,我多坏呢!一直是用残忍的方式作践别人的一切。可不得不说,当自己用仰望痴迷的姿态默默关注你时,我是卑微的。

内心深处,却在哪里松了一口气。

你不知道,你是一个多么令我温暖、安心的男子。那些在夜空里熠熠生辉的文字,那张淡定微笑的面孔,那颗不甘平凡、火热燃烧的纯洁内心,即使触摸不到,我依然可以深刻感知它们的存在,静抚千万遍。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