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拥一份淡然之美,马加爵在临刑前写的信

0 Comment

既然能上,既然惟一能够想象活命的可能途径已经证实没可能,半天吊着肯定只能等死。那就只有往下跳了——不一定活,但也不一定死。

作者: 来源:网络文章 时间:2011-04-11 09:12 阅读:

有着一丝凄寒的风

也许可以顺着山势而下,缓和一点冲下去的重力。也许半途能够有另一棵树,那么就可以再减掉一次冲力。也许没有,也许真的得死,但还有一个可能性,也许不会死。

淡然是一种优美,一种心态,一种涵养,一种境界。
图片 1

我望着生锈的铁窗

这故事最大启发,是人们对未知的态度

我想起了我可怜的父母

做人常有进退两难的场面,与其夹在中间等死,倒不如别浪费支撑的精力,将全副精神付诸一博,跌下去会死,但已经无法爬上去了,就算博个万分之一希望,毕竟还是一线生机。

为了供子女读书

很多时候,犹豫不决真要比堕落还要消极。我亲眼见过不少人就在犹豫不决的边缘,唉声叹气,半死不活,人格恒常处于分裂状态之下耕牛了一生。这些“惯于凌空”的人,最熟悉的恐怕就是自己一脸无奈的表情,和那些多余的自我解释,但生命总有个期限,谁能跟生命玩角力?

他二老起早摸黑在田里干活

教人跳下悬崖找活路,是不是疯了?

还点着蜡烛为人烫衣服,5毛钱一件

假如每一回你都当那一次决定的行动是你最后的一线生机,那你可以做到许多他人无法做也无法想象的事。你的生命有自己一套专属的价值观,你会有另一个思维足以自由闯荡的空间。你有自己的精神认知。这也许不能改善你饭菜的味道,但对生命来说,这个精神认知,至为重要。

那次我母亲掉了一百块钱

凌空摆荡,浪费时间而仍然不会有结果。最后谁都不能在半空中撑上多久,既然使劲保持半天吊,倒不如趁自己头脑还清醒,体力还能赌多一次的时候,好好控制自己的命运。

她心疼的说那是烫了两百件衣服赚来的钱呀

跳下去,不一定就活不了。

我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

(吴金良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2001年1月15日

就把自己做苦力赚来的一百块钱丢到地上

对母亲说:妈妈你的一百块钱在这里!

妈妈露出了一丝苦笑

其实妈妈知道是我丢的

我不怕一个人独自吃苦

我不忍心父母看到我吃苦

读大学几年我没问家里要一分钱

我总希望父母不要为我操劳

他们年纪大了

辛苦了一辈子

怎么忍心增添他们的负担呢

但学费是高昂的

我必须自己去卖苦力

耽误学习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一个人默默的做苦工

我一个人偷偷一天只吃两个馒头

冬天其实我更怕冷

因为我是南方人

但是为了节省洗热水澡的几块钱

我整个冬天坚持洗冷水澡

我冷的直打哆嗦

我微笑着对同学说

我们年轻人需要锻炼身体

那天我没鞋子穿

我不好意思去上课

直到学校发了点救济

我才买了双便宜的拖鞋走进了课堂

我家一直很穷苦

我在穷苦中长大

我从小就体味到家庭的艰辛

幼小的我便心疼父母的辛苦

只想通过小手减轻父母一点点负担

我说:爸妈你们辛苦了,我做好了饭,你们快吃吧!

我一直努力读书

村里的邻居以及中学老师

都知道我是个吃苦好学、斯文老实的学生

我中学拿过全国奥林匹克物理大赛二等奖

我上了高中受过歧视而闷闷不乐

可是在接近高考的那几个月

我顶住各方面的压力奋发苦读

就这样我一个穷困的学生考出了优异的成绩

我高考的成绩超过我们广西省当年重点线50多分

完全可以上名牌大学武汉大学、哈工大之类

可是我考虑到那离家远费用更大

所以选择地域较近并且消费水平比较低的云南大学

我充盈着希冀

一个农家的孩子

蕴涵着淳朴老实本分

来到了云南大学

当我看到毛主席书写的四个大字

“云南大学”

我的心激起一阵阳光的涟漪

我立志一定好好继续努力

学好专业找个好工作

可以好好报答父母,

改变穷苦的命运

也好好用自己的知识

来为社会为国家努力工作

认真做个受人尊重的人

做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进入大学以后我怎么发现

大部分人不爱读书

每天晚上谈女孩子

哪个女孩子性感漂亮

和哪个女孩子****更爽

有钱的同学则大胆的找起女朋友来

大摇大摆的在学校旁边租房子同居

大家都爱玩电脑游戏

大家都嘲笑我是个土包子

这个不会那个也不会

于是我为了和同学打好关系

我也学会了玩电脑游戏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