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当我想你的时候,往事拾零八

0 Comment

三年困难时期,我家七口人饿死了三口。我家对门一家六口人饿死了两口。国与家是紧密关联的,国强民就富,国弱民遭殃。

“诶呀,别人可是大学者的孩子,和我们这些普通人不同,我们拼死拼活,还不如别人轻松就获得的成绩呢!还不是沾了父母的光,她啊,肯定是看不起我们吧,虽然之前好几次都想和我们搭话,不过我想无非是向我们炫耀自己聪明罢了,真是恶心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刚进医院大门,就见几个人哭着往外出。不用说,这是死人了。我的心一揪,感到不寒而栗。走进病房,看到母亲,我惊恐的心才慢慢平静。我坐在母亲身旁,没有多说话。停了一会,我才发现病房有四个床位。那一张空着的床位就是刚死去那个人的,家是赵庄的。我发现剩下的三个病人,个个肚子肿大腹水,像充气的气球,像高高鼓起的透明玻璃,像装足水的塑料薄膜,好像随时就会崩裂,积水四射。母亲看出了我的担忧,强笑着对我说:“我没事,为了你们,我能死吗!”然后从枕头边拿出了半个馒头,递给我说:‘‘吃了吧!’’脸上透出期待和严肃的神情。我把馒头放回原处,说了声“我不饿。”母亲生气了,她知道我在说谎,因为她知道,除夕傍晚每人才发了一两面,更何况现在吃没了糠菜,吃光了树皮。于是,她又把那半个馒头递给我,我无奈地接了过来,既没有吃,又没有放下。我感到这半个馒头重若千斤,它凝聚了母亲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半个馒头,生死攸关,在这生与死的边沿上,母亲把生存的希望让给了我,把死亡的危险留给了自己。我真正懂得了天下母亲的伟大,真正领悟了什么是母恩大如天,深似海!我仿佛觉得手中拿着的不是馒头,是母亲的血,是母亲的肉。我不能从母亲口中夺食,吃下这半个馒头,无疑是喝母亲的血,吃母亲身上的肉,岂不成了喝亲人血的魔鬼!我的眼泪又一次流出来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只是祈愿实现一个生而为人最为普通不过的期望,但通往彼岸的道路,为何我会觉得是那般遥不可及?

当我想你的时候,你如耳后的风轻轻飘走,渐行渐远得忘了回眸,忘却了芳华里曾经的拥有,而我还在为你恸情长流,奏着每日每夜里如泣如诉的哀愁。想你,在那一刻转身,是否会记取我的美丽,是否在意我的孤独?想你,在那一刻转身,是否会在相思河畔给我留一丝墨迹,是否会在风尘中为我唱一首情歌?

可是,我最终还是吞下了那半个馒头,仅仅是几秒钟就留下了终生遗憾。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样想的,可能是不想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让母亲失望,惹母亲生气;也可能是我的肚子是一座空城,饥饿难耐,难以坚守阵地;还可能是我的意志不坚定,不能守护坚毅——不得而知。尽管我赢得了母亲的微笑,但却给自己留下了终身遗憾,留下了终生的负罪感,留下了终生的忏悔,留下了终生挥之不去的痛苦回忆。直到现在,那半个馒头还装在我的心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每一次回忆,都是对自己的一次惩罚,都是一次撕心裂肺的痛苦和自责。

无论是哪位,请把我带离这篇黯淡无光的虚无,请让这位平凡努力的女孩得到应有的救赎吧!

温柔我今夜的欢颜,将不谢的情怀表白,陶然于周而复始的夜以继日,只想让你知道,心中有一个太阳,冲破那道海,心的历程不会再孤单伤感,婉约与高昂在落笔的灯下,笙歌筝曲,在清清静静中徜徉,情真意切。

冬去春来,如烟往事大都被岁月的风风雨雨抹去,唯独几十年前的半个馒头,时常出现在我脑海里,时间不能把它尘封,记忆不能把它抛弃。它像一把铁锤,时常敲击着我的心,令我神牵梦绕,挥之不去。

当我回过神,自己已经身处学校植物园的大树下了,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串,簌簌地无休止往下滴落,小脸红彤彤的,不时地散发着热气,哽咽声时不时回荡在空气中。为什么?大家都是擅自给我贴上“某某父母的孩子”的标签,我所得到的成绩全都为自己无数个挑灯夜战换来的,一直都在努力
,独自一人,在空荡冰冷的房间里忍受着,这些都是自己必死的努力才换取的成果,我无法停下脚步,因为父母锐利刺人的双眼无时不刻不在向我传达一个信息:不听话、无法达到要求的孩子没有得到他们关注的必要。为什么,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其实不过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凡人,父母的智慧身为孩子的我却没有得以继承,无论是谁都好,拜托了,请不要把我视为特别之物对待,请不要否定我所付出的所有努力,请不要把我燃烧生命获取的成果视作理所当然!为什么?大家都不把我作为“某某”一个人看待……

世人都喜欢红叶题诗的浪漫,而你,已狠心划进了光阴的脊梁,撑起倾盆洒脱的放单,毅然奔走异乡,而我,依然为爱点燃,痴情了绝恋,站在从前有过你的时光,重温你情如秋水的目光,于记忆中越来越清响。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