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伟德BETVICTOR贴年画的那些事儿,是将断未断的丝绸

0 Comment

看上去,这个题目不大。不过
,我对其中这个“打”字颇感兴趣。在冀中,“打”字的某些含义已经消失。比如“打酒”、“打醋”,“打”字的意思就是买。但这个“打”字正在消遁。还有复杂一点的,比如,
“打春”,这个“打”字,是“庆”和“闹”的意
思,如今“打春”也有被“立春”取代的危险。

编辑荐:所以不多想,我做那么一粒尘埃,等风吹,雨儿打,最后,落下某个山坡,跌进叶子里,永恒不变。

贴年画儿的那些事儿

下面言归正题――打草。这个“打”字做何解释?小时候我很明白,用不着解释。然而,几十年过去,年逾不惑的我,再解释这个“打”字,反倒为难了。

我越来越不想回家,不在家的时候想着,回去了不知道做什么。

孙成功

大约五六岁的光景,提着小篮儿,篮子里放上一把已经磨钝的小镰刀,跟着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孩子们,到田野里打草去。

——困顿

孩提时,伙伴儿都盼过年,盼能吃上年猪肉,盼能穿上心衣服,而我最盼的莫过于贴年画了。

记得那是个春天,麦苗半尺来高,油菜花儿刚开,四野里撒满了香味儿。似乎天生和这些野草有缘份,小半天就记住了它们的名字:刺儿菜、拉拉苗、鹅儿食……,这些都是给猪吃的草。只是,我老半天也打不满篮子,最后,小伙伴们你一把他一把才装满我的篮子。于是,在回家的途中,有一种将军凯旋的自豪感。

今天跟同学交谈几句,他说:“回去只能拿着手机,不然日子没法过,现在没流量了,干脆去外面做兼职。”

每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是农家祭灶、大扫除的日子。

到家就喊:“我打草回来啦!”

我说:“是啊,我也不知道回去能做什么,上次在家简直度日如年样。”

自从母亲生病那年开始,过小年儿这天,我和姐姐都得起个大早,赶紧吃一口凉苞米饼子,或干脆什么都不吃,系紧衣领,再拿破衣服把脑袋包得严严实实的,绰起大竹笤帚,登上方凳子,开始扫房糊墙贴年画。

大人们看也不看:“倒进猪圈里。”

“我就是没事做,要是有事做,就能好很多。”他私有似无回答了我一句。

糊墙纸,有多种多样。最好的是糊墙的专用纸。这种纸多半是青花白底儿,大大的网格儿,不易糊歪了。用这样的纸糊过的房间颜色素雅,墙壁与棚顶渾为一体。可成本高,我家的经济状况不好,很少买,印象中只用过一次,大多的年份都选择用报纸。报纸便宜,两毛多钱一斤,买上五六斤,使不了用不尽。后来我和弟弟都读中学,报纸也不用买了。我把用过的课本一页一页的拆开,拿来糊墙。课本的纸页面积较小,糊墙有些费时费力,但比报纸白些,也结实些,还省得花钱。

这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

我觉得故乡变了,小时候他总是哄着我,随便我无理取闹都包容我,无聊的时候就会陪我打闹,现在就只有冰冷的墙壁和冷冷的板凳空荡荡的像是写着“物是人非”般,人心冷落。即使有几个能说话的,也不是心里依恋的,想要的。

年画是较早前就买好的。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