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置于头上的那把伞,倾城之恋

0 Comment

下了一天的雨,绵绵不绝的样子,淋湿了心情,淋湿了泥土。这样的天气,让人伤感,也让人寂寥,心也仿佛长了青苔一样,蒙上了一成灰暗的色彩,我真的想舒缓一下自己的心情,我可以对自己说,我真的可以握住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不虚度,享受着那一份时刻的到来吗?在雨天,为自己头上置把伞。

高中时代看《倾城之恋》,无异于囫囵吞枣,咀嚼之后口内无物,尚不能明晰其间的嘻戏怒骂与文字魅力,而今细致看来竟只觉悲凉。

这样的天气里,张爱玲的小说最能入怀。《色戒》、《半生缘》、《多少恨》记不得是第几次入眼了,当她的文字再一次入我眼的时候,心中会生出一张网来,网尽她所有的文字。

白公馆里的歌声跟不上生命的胡琴,咿呀之声道尽苍凉,那低头绣鞋的离婚女子被自家兄嫂讽刺驱逐,前途无望。小说开篇便悖离了传统故事里的情节,不是二八年华,二九佳人,而是离过婚的旧式深闺女子。这样的爱情氛围似乎更容易受人喜欢,因为本着报仇的心理,势必要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刮目相看。流苏始说“这屋子里可住不得了!……住不得了!”她的声音灰暗而轻飘,灵魂几近窒息。

又一次走进了深夜。乡村,沉静而馨香。

她文字的底色总是有一种不折不扣的荒凉感。这大概来自她的人生经历。她一生中经历了无数次的颠沛流离,爱恨情仇,非一般人所比。所以我在看她的文字的时候,隐隐的总会有种感觉,她在写她自己的故事。

珐蓝自鸣钟的两旁垂着朱红对联,金色寿字团花托住墨汁淋漓的大字。白公馆的一千年同一天差不多,因为每天都是一样单调与无聊。书中写“七八年一眨眼就过去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这话不免令人心酸,倘若一个毫无门路的女子连这最后的相貌也没了,又将去如何改变磨人心智的晦暗生活?所幸范柳原的出现避免了这样的结局,他为她费尽心思,将其带至香港,看到那里时,我突然想起了安妮宝贝的一句话“一个男人若真爱一个女人,必会以任何方法予以接近、联系”。可他们之间那样疏离的感情,让流苏痛苦彷惶。他求欢,却不愿娶她,他处处希图推卸责任,这无疑是其高明之处。他说“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这番托辞何其高超!

灵魂被拷问,在往事中跌跌撞撞。

虽然她永远都是用第三人称来写作,她只是在冷静的讲述别人的故事,把所有的感情都讲得千疮百孔,生活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件爬满虱子的华丽的袍。”她从不把自己带进小说里。她看似在写别人,其实表达的是自己的心。

你不愿爱某个人时,你不愿做某件事时,所有的言辞都可进行推诿。傅雷说《倾》中二分之一的篇幅都用之**,不少人都认为这若站在男性角度看,自是不假;于流苏而言,未免有失偏颇。她有决断、有口才,却被他牵着鼻子走,从上海到香港,回去之后再次赴港,又被丢至一幢房子里。他摸清了她想要家、想要依靠的迫切,浅水湾饭店的一百二十号房间,巴而顿道两层楼的家居,他给了她一座空城,自己远赴英国,留下那个女子暗忖;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艰难、痛苦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她跟他的目的究竟是经济上的安全。这两人对爱情的斡旋,像是高手过招,让人无奈。带着目的来爱,到底是谁的悲哀?

终于,清醒地品味这个春天,第二十七片叶子悄然摇曳于枝头。

我们也总是从她讲述的这些故事中猜测她生命的轨迹。她文字中透出的荒凉的气氛处处可见,也时时敲击着读者的内心,让心灵的走向荒寂起来。

退一万步想,她尚且是范柳原的情妇,在她成为范太太之后,她又将怎样消磨这以后的岁月,而这令人沮丧的疑惑未尝不是一些女人的真实写照:守着柴米油盐,围着男人打转,日日空虚过活,想起来就不免令人深感毛骨悚然。但枪声响了,淡蓝的天幕被流弹撕成一条一条,柳原回来了,他们躲在一起。他说这一炸,炸断了多少故事的尾巴。他们的故事也就该结束了。那样危险的环境下,他们似乎融为一体,担心彼此的生与死,有着灵魂上的契合。

卸下冬的冰寒,交给无边的黑暗。

她对日常生活中细节的描述可谓不厌其烦,她写得畅快淋漓,引人入胜。读者看得也欲罢不能,但无论怎样的累述,而她的主题永远都是悲观的,一切对人生的察言观色都体现了一种女性化的敏感和细腻。

停战之后,他提桶去汲泉水,拧绞沉重的褥单,做各种粗活;她上灶做菜,带点家乡风味,并学他喜欢的马来菜。他们是普通的男女,香港之战的洗礼并不曾将她感化成为**女性;香港之战影响他,使他转向平实的生活,终于结婚了。但这安定,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确定的?……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他们之间那仅仅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足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然而,这十年八年过去了呢?他们又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份乱世中成形的摇坠爱情?流苏关于生存的焦灼和无奈,难道真的能够得以缓解?

你飞鸟般的身影,穿越时空,飞向我简陋的书房。

一切大的背景在她的文字里如冰山一角,别放置在一边,她的文字从不受时事的牵绊,社会的波澜壮阔的景观在她的文字中永远都是遥远的,甚至觅不到它的痕迹。那些人世间真情与悲欢,聚散与离合才是她关注,一颗颗灵魂的活跃与跳动,垂死与挣扎才是她想要告诉你的。

没有答案!

永夜里,我们面对面地坐着,倾谈。凝视,你依然是那样纯净的笑脸,我却想不起自己从前的模样。

她的行文始终弥漫着一层神气,还有回忆中苍凉的语气,是旁人无以类比的。她的灵性,她的智慧,她的那种才气如云,足可以把生活中急促和单调,写得神往又灿烂。在她的行文中,我们每一天往返,每一天循环,每个人的生命在一点点磨蚀,也在一天天的萎缩下去。

曾几何时,关于2012的传言似台风过境,让无数人担心惶恐,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负荷者,平凡普通,与主宰社会、政治风云的大事件不相干,若有联系,也必是荒谬的。所以一段关于乱世之爱、政治之情的传奇,对我们来说,无异于难如登天。然而正视现实,是否真的要等到2012来临的那一天,我们才会学着范柳原安定内心,争取并得到自己所想所要?但他也并未完全放弃往日的生活习惯与作风,他把他的俏皮话省下来说给旁的女人听,表示他把她当做自家人看待–名正言顺的妻。这样令人怅然的结局,不过是对俗世之爱的揶喻讽刺!

倏然间,你已消失,在微寒的夜里。

她营造的故事情调,让我们看到了沧桑变幻、喜怒哀乐,一切都在她的文字中呈现无疑。她的回忆中有点令人惆怅,寒冷、荒凉,但都不影响它散发出的美。

因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他们的结局,虽然多少是健康的,仍旧是庸俗,就事论事,他们也只能如此。张爱玲说“时代是这么沉重,不容易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

她的回忆是自然而然的,就如她自己所言:“我从来不故意追忆过去的事,有些事老是一次次回来,所以记得。”(短文学网
www.duanwenxue.com)

一个都市的倾覆成全了流苏,她并没有什么微妙之处。只是笑吟吟地将蚊香踢到桌子底下去。属于她的倾城之恋终于缓缓落幕,那属于这个俗世的、属于你我的倾城之恋又该去何处寻找?

推门而去的一瞬,我看到了你的侧影,夕阳照在脸上,柔和却孤独。

她用自己的真实的心情来写作,心声倾诉,所以她的文字令人感慨动容。回顾前尘,所有的往事都已尘埃落定的时候,她还仍能忠实于内心的情感去写作。柏拉图说:“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

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胡琴咿呀拉不尽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固执地,没有去看你的眼睛。尽管我知道,里面盛满了深情。

我以为小鸟飞不过沧海,是因为小鸟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十年以后我才发现,不是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看来这位思想巨匠的话,在张处没有任何的意义,即使彼岸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等待,只剩下过活,她仍然存留着幻灭之后的那些美好梦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走出校园,一次也没有回头。

就像她自己所言:“虽然当时我很痛苦,可是我一点不后悔……只要我喜欢一个人,我永远觉得他是好的。”这是一个怀揣情义的人。内心经历了一次狂恣不羁的跳舞以后,就让剩下的余温在体内慢慢消解。她真的跳过心灵的舞蹈,她文字中展示那份真实已经告诉了我们。

朋友啊,请你原谅,我已经没有权利去选择!

张爱玲她不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但她永远都是一个独特风格的优秀作家。她的文字可以穿越时空,走进人的心里,让一代又一代的人去拜读。这比伟大不来得更有情致吗?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如果能忘却冰雪,她会欣然接受邀请。

标签:,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