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故居的雪落静悄悄,微风中的金簪

0 Comment

不经意间抬头,雪,又一次以舒展的姿态,纷扬在冬日灰蒙的天宇上空。我已记不清,这是我今冬第几次观望雪落,只觉故居的雪,以她独有的曼妙舞步,悠然陨落于这方缄默无语的大地,悄无声息……

清清的河水,轻轻地抚摸着河底青青的石子;轻轻的的春风,轻轻地抚摸着青青的竹叶;飘缈的白云正轻轻地在太阳上飘来飘去,悄悄地和太阳捉迷藏;清新的空气轻轻地飘着,轻轻地围绕着我们;我们轻轻地走在铺满石子的一条条安静的路上,仿佛走在几千年前大明宫中。

做着无赖的清梦,痛心疾首地反思,走过的路,辛酸地埋没在无情的岁月里,出于对美好的向往,总是不断想创造价值,无悔于青春,无悔于人生,突然一道断桥阻断了通向美好未来的路,或许,该要经历这样一种打击,或许,苦难背后的彩虹会更加灿烂,以前努力攀爬的qvod结果被无情地推下悬崖,连衣丁点儿声响都没有。

破晓前一声辽远雄浑的鸡鸣,将我从梦中惊醒。指尖轻挑开窗帷的一角,发觉半空些许雪花窸窣的身影,一阵触动。

站在小山上,眺望远处的宫殿,我在猜测着那位美丽的女皇在哪个宫殿中,她正从宫殿里出来,美丽的身影,漂亮的丝绸长裙,她轻轻地走着,飘飘渺渺地走向远方,我只能看着她若隐若现的美丽的倩影。

倾诉总是那么纯洁,回首历历在目的过错,理解了大意失荆州的古语,一段悲哀从此开始,一段辛酸从此开始,咀嚼着恶心的方便面,这是刻骨铭心地打击与无望,心里在滴血,可怜了消逝的青春,都说不经历风雨就见不到彩虹,可是也太彻底了,一无所有,想都没想过,生活就这么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一巴掌打了个措手不及,几天的时间感觉过了几年,这个新年,惨淡,孤单,闲言碎语,家人埋怨的眼神,不屑一顾地讽刺,还有一张张白条,如同山上滚落的巨石压在身上,吐着血,还是要继续,因为,我已经不再奢求什么qvod,只想风风火火地来到这个世界,平平淡淡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慵懒地倚坐窗前,簇拥着火炉,瞟度窗外的雪景。雪花愈渐厚重,稠密,初春三月柳絮般的飘飘洒洒,青灰色的檐头瓦菲上停留,不多时便渲染得斑白一片。

坐在山上的长木椅上,微风轻轻抚摸着我的长发,抚摸着山上的一棵棵松树,我抬头看着天上淡淡的白云,没有太阳的影子,也许太阳正在白云里悄悄地走着,悄悄地跟随着那位美丽的女皇去一个神奇的地方游玩。我却只能看着淡淡的白云,觉得自己正渐渐地融入白云和风儿之中,而我却怎么看也看不见那美丽的影子,我只好享受着这儿的安静。

总是太自信自己的能力,总是太过于炫耀自己,也许经历了这一次,应该学会深沉了,应该成熟了,应该对自己的错误好好总结了,人生或许是在考验我的承受能力,打击越大,我想对我越有利,或许以后创造的价值和财富会更加丰富,因为我这次的事情让我发现的问题真的不少,就算是花巨资买教训吧。

有人说,还是家乡的雪美,温润细腻,不像别处的细碎。我只想说,这其中大概饱含了不少的乡土情结吧?家乡的雪,哪能不美?忽想起今冬的第一场雪,是在定西的天空中飘起的,大家拥坐窗前,欣喜不已。于是,我难以言状的冲动便奔到操场,细细碎碎的雪末打在脸上,觉得生疼。那时,我也怀念起家乡亲和可爱的雪。

沿着缓缓的山路,我要去看另一座秀美的山,不远处听见有人在叫着王维的名字,那不远处一定有王维的身影,曾经离自己那么遥远而又高大的人忽然出现在你的身边,我停下了脚步,我面对这山上的树,这山上有点儿干枯的草会坦然些。他仿佛正在不远处诵读着这些优美的诗句:

清冷的小屋烟雾弥漫,一首悲凉的音乐,一个人对着电脑述说心里的苦,此情此景,孤单且悲哀,从来没有感觉一个人是如此地孤单与无助,只有那些虚拟的人物在不断地鼓励,可心里的阴影总是袭击着大脑,想怎么甩也甩不掉。

大雪持续了几天,当我抱着厚重的书本,穿梭在教室与宿舍间那不大的操场时,看到大家雪地上追逐嬉戏的身影,躺倒在白茫茫的雪被上,任洁白的雪花亲吻着年轻的面庞,好不热闹。不知哪里飞来个雪球,灌进我的脖颈,凉凉得,我回头笑了笑,才发觉幸福原来可以这般简单。

渭城曲

枯黄的季节,喧嚣的城市里,一个伤痕累累且无望的男人在挣扎,呼喊……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