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冬天的童话,冬至的大餐

0 Comment

北方的冬天是多彩浓情的。

已经夜深了,领驭车仍不知疲倦的在鄂尔多斯草原上驰骋,黑黢黢的四野寂静得出奇,今夜我料定要在这秋风淅淅的大草原上歇息了。

“指导员,今天的饺子好吃吗?”小戴兴致冲冲地走进房间,笑着问我。看他洋溢着一脸的满足,我还是刻意压抑了一下自己的火气,撇开他的目光,低沉地说:“我……没吃到,一直在等开饭的哨声,可到现在还没等到。”说完这话,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表情呆滞了,话前话后来了个大反差。只听一屁股沉沉地坐到椅子上,叹了一口气,漫无目的地敲打着键盘……

深秋的瑟风带走了绿叶的梦,光秃秃的树杈像脱去蓑衣的嶙峋老汉,弯着古铜色的腰身,沉思着曾经的茂盛……忽然有一天,冬的脚步缓缓而至,带着洁白的深情,抚摸着萧瑟的世界。一夜之间,银装素裹,气象清新。挂满白色抚慰的树枝,仿佛身披洁白斗篷的戍边战士,威武、雄健、英姿勃发……大人们被这冬季的大手笔感动了,禁不住抖起京腔来上一句:好一派北国风
光……

环视没有一星光亮的草原,我心胆中忽而涌上一股莫名的忐忑。抑或是草原过于空旷和沉静,我显得像一粒沙一棵草那样渺小孤寞,一丝从未有过的寥寂和惆怅掠过胸口。无有睡意,我信手打开车载音响,蒙古族歌手呼斯楞的《鸿雁》顿时悠扬的唱响了。

在南方的7年,每逢冬至,都是汤圆。今年可算回到北方,本以为能吃上一顿饺子,可还是事与愿违了。下午,小戴跟我请了个假,去帮厨包饺子。他这么一走,坐在电脑前的我,更加勤快了,心想:“快点儿搞定这些材料,晚上舒舒服服地吃饺子去。”有了盼头,自然有了动力,忙着忙着还不免偷乐一下,这样的兴奋不知不觉持续了许久。突然,肚子敲起了鼓,我才发觉自己饿了,眼珠不经意地溜过屏幕右下角,大惊!“六点零五?!”我不禁喊出了声。这个不起眼的时间顿时让我心生疑惑,每天都是五点半开晚饭,怎么现在还没有吹哨?难不成饺子还没出锅?我从椅子上跳下来,两步踱到窗前,看着餐厅的方向。那边灯火通明,靠近楼梯口的小餐厅和隔壁的战士餐厅都亮着灯。再仔细看,战士们都在刷着碗、收拾着饭堂。“他们都吃完了!这就是对新学员的待遇吗?!干部们不闻不问,战士们也没有个拿人当回事儿的!”一肚子的火冲上头颅,没有发泄的出口,翻来覆去的都是不解和气愤。回想来队这段时间,我诚恳地对待每个人,即便是普通战士,我也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对大家的所求所需,我都尽己之能帮着解决。我初来那会儿,同事们都乐开了花儿,能推的活都给了我,还时不时地旁敲侧隐让我帮点儿别的,搞定后还能收获一箩筐的“谢谢”;在医院看护伤员时,不忍心吵醒熟睡的战士们,我愣是一个晚上没合眼,看我第二天昏昏沉沉,他们脸上写满了“抱歉”……那个小戴,还是我的通信员呢,开饭都没叫我说一声,像话吗?为什么我这么不受待见?难不成是我看似软弱、没脾气、好说话?越想,心越失衡。

冬天——冰雪——更是孩子王国里的梦幻世界……

“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苍,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鸿雁,北归还,带上我的思念;歌声远,琴声颤,草原上春意暖。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远;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可生气归生气,终究不能乱发飙,尤其对战士。所以刚才对小戴,我还是咽下了这口气,可心情却沉到了谷底,无比凄凉。这时,小戴再次进来,径直走到了里屋。“他什么时候出去的?”心里不禁打个问号,可目光依旧躲避着。没多久,他又坐回了旁边的椅子,对我说:“指导员,今天大家一直在厨房忙着,开饭时都在饭堂了,就没吹哨。我一直在里面,也不知道你没去小食堂啊。”我知道现在这帮孩子很会找借口,但还是装作通情达理回了一句:“没事儿,不怪你,别往心里去。”小戴又接过去:“你都没吃饭,我怎能不往心里去。快到里屋垫垫肚子吧,但别嫌寒酸。”我沉默了片刻,心情复杂得很,但还是选择去了。里屋的桌上有一个饭盒,走进一看,那正闷着一碗刚刚泡好的方便面。平日里,我很少吃这个,但今天它是那么的诱人。我小心翼翼地打开盖子,慢慢抽出筷子,一口一口地吃着,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的鼻酸和一股股暖人心窝的热乎劲儿。我有些矜持不住了,感动的情绪涌上心头,冲散了悲伤的阴霾。误解也好、惭愧也罢,总之我那翻腾的心在面尽汤绝那刻更加波澜,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北方的小孩子是不怕冷的,寒风刺骨也要在外面玩耍。尤其计划经济不计划生育的年代,三个人家的孩子加起来,比四桌麻将的人还要多余,多了就不纸儿包纸儿裹的稀罕了。冬天里,孩子们的乐趣实在太多了。下雪天是孩子们最欢喜的时刻,大家十几成群集结在一起,在风雪里跑着、闹着、追逐着,把雪捧在手里攥成一团,不经意就塞进哪个的脖领子里,一声尖叫,一群嬉闹,把个素色的冬天,撩拨的热气腾腾。不知是谁出的主意,把火红的舌头长长地伸出来,让飘洒的雪花儿落进嘴里,一簇一簇凉凉的,惹得孩子们像是被挠了痒痒似地缩回舌头嘎嘎地笑着,大家你推我桑转眼间就滚做一团,头上身上沾满了融融白雪,看上去活脱脱一个自动翻滚得大雪球……

我极喜听呼斯楞深邃而悠远的歌声,尤其在这个露宿草原的特殊之夜聆听天籁般地歌喉,恍若天人合一,让胸界无限阔达,任思绪无限悠远,将一缕缕思亲情绪浓聚成一腔浩淼的烟波,在夜空极尽飘忽宕迤。呼斯楞是地地道道的蒙古族汉子,他的声音里有着与生俱来的激越清纯和地老天荒的藉婉苍茫,仿佛能够穿透古今的千年时空,将历史的沧桑挥洒成柔的情和刚的强!这是一种情满忧思的柔美和犷烈激昂的阳刚,而我却于这阴柔与阳刚相溶相济的神奇中,将刚刚掠过心头那一丝忐忑,荡涤得无影无踪,也张扬起我绵绵不绝的思想。

我端着空饭盒走到水龙头前,小戴追了过来说:“指导员,我来吧。”话音一落,饭盒就到了他手中。我没有争抢着去洗,而是轻声地对他说:“谢谢,我不是因为饿而去吃。”听到这话,他脸上重绽了大大的微笑,我的心也算是踏实了。

再硬的寒风也抵挡不住孩子们玩耍的念头,镜子面儿一样的冰上,男孩子们最理想的游乐园,他们的鞋底蹬着自制的“滑子”,冰面上翩翩起舞,展翅飞翔,那自如,那洒脱,那神气,得意的感觉全都写在白里透红的小脸蛋儿上。尽管冻的大鼻涕眼看就要过“界河”,可这又算什么呢?扬起袖子挥之一抹,又燕子一样矫健地飞远了。

的确,《鸿雁》曲美词丽,意蕴里透出些许柔软难抑的惆怅。我的心魂亦受到强烈感染,由衷对鸿雁有了一种揪心的期待和念想。因何期待?又岂然念想?在这个漫际弥散着浓厚野草气息的夜晚,我润泽的心田与壮阔的草原对接,炯然的眼眸与幽深的夜空对望,并于这切切思乡的羁旅里,翘然想起因鸿雁传书重归汉朝的苏武老人。

今年冬至仍然没有饺子,有的却是比饺子“美味”百倍的大餐,带着发人深省、催人成熟的味道。

“抽冰猴”也是男孩子们最热衷的一项竞技比赛了,谁的“冰猴”在冰面上旋转的最长久,最稳固,谁手持鞭子驾驭“冰猴”最恰当,谁就是小伙伴们心目中最了不起的英雄。当然了,游戏中难免有手艺不高却偏要耍赖夺冠的,对不起,小家伙们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再警告你一次,不好好玩永远也不带你玩了!对嘛,游戏也是要守规则的,赢得起,输得起,这才是北方小男子汉的脾气。

如果说苏武归汉是峰回路转的一个历史节点,那肃肃其羽之鸿雁却出其不意的博了头彩。出使匈奴被扣北海整整十九载啊,天苍苍野茫茫,汉武帝不曾忘记他的心腹重臣,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力使其返汉,万般无奈只能在撒手西归之后,将这一耿耿于胸之重任留给他的儿子汉昭帝。一日汉昭帝派遣汉使于匈奴索要苏武,则被谎称其早已离世无有生息,不愿放其归汉。苏武老友常惠与汉使将计就计,共谋方略告知匈奴单于,“我大汉皇帝猎射一鸿雁,其足掌束捆一帛书,是说苏武正于一沼泽之地牧羊,且安然无恙。”存在决定意识,单于诡言昭然若揭,不得不放还苏武归汉。千百年来,这宗史诗般以鸿雁传书的形式,让苏武十九年的异乡思归之心得以完成的故事,早已成为世代传扬的经典美谈,且常常引发无数游子思乡怀亲之情和一腔难以释怀的伤感。

“堆雪人”多数都是男孩子运送雪资源,小姑娘儿们负责精心堆置造型,大家齐心协力干的满头大汗,初具规模的时候,有人遗憾地说,眼睛要是黑色的就好了……说完不一会儿,就会有哪个小毛头儿回家偷出妈妈烧菜用的土豆、胡萝卜。两个带泥的土豆按在雪人的眼眶里,胡萝卜成了他的翘鼻子。顿时,憨态可掬的大雪人变得神采奕奕,更加慈祥亲昵。孩子们脱下自己的棉大衣披在雪人儿身上,于是乎,一个怪里怪气,半土半洋的老爷爷模样引来孩子们一串串欢笑。这笑声,感染了屋檐边一溜儿冰凌,它们滴答滴答融化出喃喃细语,分享着小天使们的快乐……

我以为,一计以鸿雁传书为口实之智谋,竟然拯救了一位不辱使命的刚烈英雄。当年一个正值壮年之苏武历经着十九载别国离乡的异域屈辱生活,他自始至终卧起都操持一杆装束牦牛之尾的汉节,并以其为杖,终日不离其手,无论如何都没有放弃生的希望和对大汉帝国的赤胆忠诚。然而,十九年后大汉都城长安万民隆重迎回的,却是一位步履蹒跚须发尽白的垂垂老者,而他手中拄持的那杆汉节却早已是节旄尽落的光秃秃木杖!苏武卧雪吞毡的民族气节和持节不屈的刚烈情操,让我长久以来都为之刻骨动容。

高高的土坡可是“高山溜冰”的好地方。土坡上本来是没有冰的,被那些闲不住的小勇士们上上下下滑来滑去的折腾,就成了陡峭的冰坡。还真应了鲁迅的那句话:“路本来是没有的,然而,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孩子们蹲下身体,一个搂住一个腰,一连串七八个从高高的冰坡俯冲而下,惬意、爽朗伴着笑声掺和在飞起的雪抹里,荡漾在朔风中。

作为血性男儿姑且具有如此钢铁般的超人意志和虚怀若谷的淡定从容,以男人固有的自强不息而顶天立地,那么作为以弱示人的女人呢?亘古的尘埃早已将其意志和情操的诠释定格在忠贞节烈的传统定式里。自古人们对女人讴歌的永恒主题,林林总总却都与绵绵不绝的侠胆柔情无法分开。我喃喃而思,在漫漫封建制度的束缚浸染之下,与年轻女人相生相伴的命运链接,似乎尽是红粉婀娜的妖冶和花容月貌的美艳,才子佳人的不期而遇,情笃红颜的矢志忠心,难道仅此而言乎?然而始于芳容姿色包裹下的芊芊女人,应具有怎样的品性才情方能成为丰赢万众的厚德载物?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